简谖

肖像子
微博@Alela-Grora 百度肖像m_mary
海囚/Ib/原创 圈多坑杂
姑且算是个写手,很少发文。
CP相处方式戳萌点都行。
R18洁癖。
以上

「灰色庭园」雪屑(Sherbet X Grora X Sherbet)

【ASK点文】【默默生贺】


白色碎屑轻轻落在了掌心之中,随刻就消失殆尽,Grora伸出了手有些不可置信的样子,这个四季如春的世界也会有着下雪的时候吗?感受着扩散在手中的湿润,垂下眸子,她重新握起了手收回。啊,这种雪简直不能称作下雪呢,在她漫长的记忆里,光暴露了真相,影子吞没了黑暗,而雪,则将伤口给埋没在之下——将那片血红色的土地,也染上了纯白的色彩。




「该死的真不该和你组队,和天使长那家伙都好好的,一和你就变成这样。」
「哎呀这是在怪我吗,我和别人组队的时候也是很顺利呢,扫把星小姐。」
「给我闭嘴了你想被发现吗。」
「啊如果能让你也一起下水的话我不介意呢。」

躲在了巨大的灰岩之后,窥视着远处的追兵——啊,如果那个数量可以算是的话。不如说简直是两个人对上了整个军队了吧?还真是糟糕的情况,Grora想着或许自己真的会断送在这里,她其实认为死亡没有什么可怕,但是死在这种喽啰手中,她的傲气并不允许。和Sherbet有一句没一句的抱怨着,在听见最后一句的时候踩上了对方的脚。

「····嘶痛。」
「没你身上的伤口痛吧混蛋。」
「····啊啊那倒是真的。」

Sherbet笑起来,他也许把这种行为当作了Grora特有的关心方式。稍微偏头,看着逼近的恶魔军,现在出去的话估计是必死无疑吧,况且还带着这样一身伤,口腔中微微扩散的血腥味让Sherbet有些作呕,感觉身体中的魔力正在流失,因为刚才的行动而脱离了大部队现在要如何做才好,他感觉到身旁的少女稍微用手肘抵了抵自己。

「······Sherbet啊,我跟你说我可讨厌为了让别人撤退的善后工作了。」

认识到了对方想要说什么,Sherbet转过头看着Grora似笑非笑的表情,咧嘴勾起了一个笑容,冰蓝色的眸子微眯起来,看向了远方稍微将手握成拳举起,同时Grora也握起手,拳与拳之间轻撞示意了默契,他开了口。

「是啊,我也讨厌,不过逃跑什么的,更让人讨厌吧?」
「是呢。」

语气充满着轻松,两个人仿佛完全没有紧迫感的样子,在下一个瞬间相互的推开了对方从灰岩的两侧窜出,像是故意吸引恶魔军队的注意一般,偶尔Grora也会感叹远程真是方便,跃起拉开了弓箭,在流失从指尖射出割破空气的同时,听着附近那凝结的声音,气温微微下降,血液却仿佛沸腾了一样,叫嚣着活下去。求生意识是谁也不能丢弃的,在最后被完全的包围,两人在后退的同时靠住了对方的背。

「啊,该死,果然遇上你就很倒霉。」
「什么啊累赘小姐还不是你出的笨蛋主意啊,看吧这样下去我们两个都要成历史中那有献身精神的家伙了。」
「你喊我什么啊?」
「累赘小姐···啊。」

突然转过身将对方往自己身边一拽,手捂住了对方的眼睛,Grora感觉到了Sherbet特有的体温,然而原本仅剩一边的视线也被夺去,她听见Sherbet轻笑了一声。

「现在我可要证明遇上我并不是倒霉呢。」

仅仅几秒的时间,因为做出动作的缘故,恶魔军也打破了沉默的重来,Grora听着耳边的嘶喊声,与风声汇聚在了一切呼啸着,Sherbet将另一只手举起,从手心汇聚起了莹蓝色的光辉,以此为中心而旋转起来的烈风夹杂着飞雪,极速下降的温度,从雪变成了冰割破了试图踏入其中圈子的入侵者的皮肤,Grora愣了一下,随后微笑了一下闭上了眼睛。

「那,Sherbet我也有个要证明的事情。」

推开了对方的手向前一步,踏出了安全范围而刮起的冰擦过衣服将原本纯白的战服浸染出一丝血红,Grora像是不认为痛一般,也许是因为这过低的温度让她已经麻木了吧,她在少年因为惊讶而睁大的双眼前,用着因寒冷而有些僵硬的动作拉开了弓箭,举起高高的指向了天空,从指尖开始的莹白一直传递到箭头,在最后一秒松开了手。

箭矢冲破了风的控制窜上了最上方炸裂,无数白色的碎片落下卷入了狂风之中而加强了攻击的强度,无色的风变为白色,又与冰一起变成了血红,过大的魔力使用让Grora有些疲惫及其勉强的用弓身支撑住了身体退回到对方身边,大口的喘着粗气,却有些得意的笑起来看向了Sherbet.

「我证明的事情····我啊··可不是什么累赘呢。」

惨叫声渐渐的小了,仅仅剩下了风的怒号,Sherbet将手握拳收了回来,一瞬间聚集在一起的雪裂开从天空中洋洋洒洒起来铺满了整个大地,未完的雪,丝毫没有要停的样子,埋藏了尸骨与血肉,埋藏了那战争的痕迹,Grora有些好奇的举起手捧起了一片雪花,又迅速的收回了手。

「啊就算没有把那群家伙全部杀死,大部队应该也走得差不多了,Sherbet,我们也撤····。」

说着的同时转过头,却看着如往常不同的对方,将围巾拉下,Sherbet抬头看着雪,似乎在思考什么的样子,有些不可置信的表情,直到身旁的少女喊出了自己的名字。

「Sherbet·····?」
「啊啊。知道了你回去吧。」
「哈?」

无视了对方疑惑的单音节词汇,Sherbet摘下了围巾直径走到Grora的面前给对方套上,又有些恶意性质的接着身高揉了揉对方的头。

「下雪回去可小心啊,我觉得你估计是受不了这种温度了。」

张了张口,Grora想要反驳却没有说出任何话,她看着Sherbet转过身,向着更远处走去。

「我啊想着在最后还是去和那个恶魔做个了断,放心吧,不死的话会回来的。」

那是Sherbet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不是与那个恶魔最后做个了断,而是“在最后”,是什么的最后呢?Grora并不想猜测,不过根据没有回来这个信息判断,估计是死了吧,她没有看见对方的尸骨,然而也只是面对一个连下面一个人都没有的刻着对方名字的墓碑而已。

「我说,Sherbet,那个一直不笑的天使长第一次笑了呢,真恶心」
「神那家伙现在和魔王相处很好,很不可思议吧?」
「有着和你很像的女孩子······不,完全不像啊,你比较让人讨厌一点。」
「那个挖去我左眼的猫现在可是怕我怕到要死呢,很有趣吧?」

「喂,Sherbet。」

接住了落下的雪屑,少女笑起来,像是与别人进行一场日常谈话一般的轻描淡写开了口。

「如果你活到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呢?」

Fin。


评论
热度(15)

© 简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