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谖

肖像子
微博@Alela-Grora 百度肖像m_mary
海囚/Ib/原创 圈多坑杂
姑且算是个写手,很少发文。
CP相处方式戳萌点都行。
R18洁癖。
以上

「灰色庭园」某个夏日的故事(Grora X Ater)

靠窗的位置阳光折射着玻璃投射在木质的桌上,夏日特有的高温伴随着聒噪的蝉鸣让人更加显得昏昏沉沉,随意的将手中的笔转动着,托着腮脑中想着一些不知道什么的事情,对于讲台上老师的话完全没有兴趣,明明现在已经步入了马上要考试的关键时期,但是Grora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改变——倒不如说因为天气的缘故更加松散了一些


世界上有一种人,就算他无论怎么玩都可以考出很好的成绩,对于这种人我们总是称为···学痞。Grora当之无愧就是这样的人了,在一群正在很努力的读书的人群中一边抱怨着好热一边穿着一件衬衫还不断乱扯着领子让热量散发出去一点,什么校服?那种东西是人穿的吗,热得要命啊。而在考出了格外优异的成绩后,Grora自然享有了不用穿那层厚布的特权。


啊啊···好无聊啊。热浪一波又一波的袭来,原本以为坐在窗边可以凉快一些结果反而第一时间享受到了热风,眼前老师黑板上的字也变得有些模糊不清,额上的汗珠滴落而下,停下了转笔的动作而将其扣在桌上发出声音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在老师的讲课声停下的同时,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而完全没有犹豫的走出了教室


「不舒服,早退」


简洁到不能再简洁的理由,少女快步的走出了那个汇集着热量的人群拥挤的教室,关上门的一瞬间比较阴凉的走廊将热气给隔绝,靠在门上稍微喘了口气,刚才那闷到要死的空气简直快要让人窒息了一样,拭去了额上的汗珠,勾起了一个笑容——要说偷懒的好地方,果然还是那里了


唰的推开了保健室的大门,而唯一有着空调的地方,随意的翻找出了抽屉里的遥控器将其打开,对着开始缓缓运转起来的机器吹出的凉气,有些惬意的坐在床上同时晃着双腿——「啊啊···干脆睡一觉吧」身体的燥热也已经褪去,眯起了眼睛看着窗外刺眼的阳光,这样直直的倒在了床上


「呜喵!?」


·····这个声音。稍微挑了一下眉紧闭着双眼打算就这样无视过去,而自己本来应该枕着的平整的床现在正在不安定的扭动着,手推着自己的脑袋希望让自己离开那块地方——本来想来好好偷懒的而没想到遇到了这个家伙····突然坐起了身而同时翻身膝盖为支点向后,看着正揉着刚才被自己枕着的地方的白发少女,眯起了眼睛对方似乎有些害怕的往床的另一侧缩了缩,压低音量,虽然难得的休息时光被打扰了而嘴角却不由自主的上扬起来


「抓住你了呢,Ater····」

「唔···?!」


往后挪动着身体,而似乎完全没有考虑床的面积到底有多大,而下一秒就跌了下去,双腿架在床上而整个人却瘫在了地上,以手肘支起身体后盘腿坐在地上,吃痛的眯着双眼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在下一秒看见了伸在自己面前的手


「喂,你没事吧?」


像是被对方的举动逗笑了一般轻笑了一声,而还没等对方伸出手回应自己就拉扯着对方的手臂而站起,稍微摇晃着站起来的少女,拍了拍自己的校群,微微张开还没开口的道谢下一秒就已经处于远离了几步靠在了柜子的地方,像猫见到了自己害怕的东西一样,如果真的是猫的话,现在肯定都炸毛了吧。Grora笑得有些无奈,说实在的这家伙怕自己的表情虽然并不讨厌,不过这么远距离还真的让人无法好好观看呢。


拍了拍手,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转了个身坐在了床上翘起腿看着角落里的人,现在的话应该所有学生都在上课——甚至保健室的老师都不在,那么为什么这个家伙会在这里呢?没想到今天居然和一个笨蛋想到一起了,不过也正因为平时对方都一直躲着自己的原因,倒是个好机会吧,手支在膝盖上托起了腮,带着笑意看着对方,手指指到对方的一瞬间,Ater稍微颤抖了一下身体


「我说你,逃课了吧?」

「噫!?」


看上去是被说中了,对方稍微颤抖着身体有些泪眼汪汪的看向了这边——她可是连Arbus都没告诉的来逃课的呢,呜啊啊居然被抓住了。很满意的看着对方的反应,Grora歪了歪头,也不知道为什么的提出疑问


「喂马上就要考试了你没问题吗?」

「Grora还不是····」


像是受到了什么委屈一样,稍微撇撇嘴错开与自己的视线,这样小声的抱怨了一下。有种真的拿着家伙没办法的感觉,Grora叹口气超出物理上的头疼让自己不由自主的按了按太阳穴,翻身下床走到对方面前,一只手向上撩起对方的刘海,同时与自己对视着。Ater似乎完全搞不懂对方在做什么的样子,偏了偏头而下一秒就被狠狠的弹了额头


「呜喵···痛····」

「我说你啊,到底有没有点危机感啊?啊对我忘了你是笨蛋来着····啧」


像是不知道怎么和对方交流才好,Grora撇开了视线而Ater则是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捂着自己的额头,她想不明白明明两个人都是在逃课,为什么Grora会这样,眨了眨眼睛,对方一个人自言自语着什么而最后总算决定了自己要说的话——虽然不抱任何期望,还是试着问出那个问题


「Ater,你上次年级多少名?」

「唔···?唔嘿嘿嘿····」

「才不是唔嘿嘿嘿吧!?我说你这家伙到底考得有多糟糕啊!?」


多半从对方的反应之中猜到了答案,对于眼前这个还在傻笑的笨蛋突然心中涌起了一个烦躁,而也的的确确的表现了出来,捏着对方的脸颊狠狠的往两边拉扯着,Ater晃着手试图挣脱开来,而在对方松手的同时捂着已经被捏得发红的脸颊,一副委屈的样子看着叨念着什么「啊完了」「没救了」什么的Grora重新坐在了床上,对方晃着双腿而表情却显得一点都不轻松


「·····我可不会去等你啊」

「诶?」

「如果不在一个学校的话,我可不会等你啊?听懂了吗?」


突然提高了音量,Ater明显被吓了一条,Grora则显得一副心浮气躁的样子,说实在的小学开始和Ater的孽缘就已经开始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果非要grora说的话,一种前世的仇恨跨越了宇宙的时间在自己看见对方的一瞬间哗的接收到了电波,当时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少女只是趴在自己家的栏杆上看着这边而已,像洋娃娃一样可爱,而在看见自己的一瞬间就笑了起来,指着自己的左眼说着「眼罩~好奇怪呢」


——你以为我乐意的!?当时的Grora就拖着对方二话不说的揍了一顿,甚至觉得自己左眼就是被对方弄没的一样,而对方也只是哭着很可怜的说着对不起。最后的结局就是被自己寄住家里的wodahs狠狠的门禁了一阵。或许Ater处于是自己告状、以及当时也是自己先去挑衅(虽然毫无恶意)的缘故,每天都是顶着一堆叶子从栏杆那边翻过来然后踮着脚敲着grora房间的窗子,递上一些自己喜欢的小点心什么的,Grora倒是完全不买账,一边继续欺负着对方而也一直这样持续到了高中


「诶···?」


回归正题Ater依旧是一副没有听懂的样子,放弃了给对方解释的只有扶了扶额头,面对那个沉默了许久却只是冒出一个毫无意义的单音节词语的笨蛋也许最好的方式就是用拳头了吧。最后还是抑制住了自己想揍对方的心情,重新调整好自己的心情


「······去图书馆,我给你补习」


伴随着嘈杂的蝉鸣,在众人还在上课时溜到了空无一人的图书馆中,而其中破旧的电风扇只能卷起微弱的凉风,不过对于在外面以及闷热的教室里还算挺好的吧。时不时传来体育课的活动声,拉开了椅子,Grora坐在上面看着对面有些坐立不安的少女,随手摊开了自己的书本,同时算是一种条件反射的转起了笔


「又不会吃了你,你先做一下这道题?」


在一道题的题号前勾画了一个圈同时将笔连同书本一起递了过去,当然结局可想而知的让人失望,本来以为对方看上去很认真的样子在写着什么,而在等了半天都没有得到答案将本子从正慌乱的准备用橡皮擦擦掉什么的Ater手里抢了过来——喂你就这样在别人的书上涂鸦吗!?站起身一本书拍在了对方头上


「给我认真点」

「是·······」


头上的电风扇发出杂音而灯光伴随着阳光反射在玻璃上有些刺眼,额上不知不觉又开始泌出汗珠,随意的将其抹去而托腮看着对面的白发少女,阳光渲染在对方的长发之上而更加的明亮,白色可以变成任何的色彩的,对方也是,捉摸不清的——就像猫一样,嗯,就像猫一样。可是无论变成什么颜色,最终混合起来的色彩也是纯黑而已。


「黑猫呢·····」


如果要把对方比喻成什么生物,也这个最合适了吧?稍微有些晃神而不由自主的说出了口,看着对方有些疑惑的抬起头来也只是挥挥手示意着没事,干脆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思想从头脑中挤出,从座位上站起绕到了对方的身后看Ater解题


「这里这样了···笨蛋、算错了啊」

「看好了,首先是·····」

「在听吗?Ater?」


最后果然还是看不下去对方残害自己的课本,Grora稍微砸了一下舌从对方手中抢走了笔,而左手按在Ater的肩上,俯身下来右手在课本上写着算式,对于在夏日中这么暧昧的姿势,对于有些怕热的Ater并不算是舒服,但是并不讨厌,对方详细的讲解着什么,而收起了平时开玩笑的姿态很认真的样子,从自己左肩上的重量消失,对方将稍微滑落下来的发丝给撩起,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脸红起来,视线从对方身上移开重新回到了书上


「·····我说你刚才是不是一直就没听我讲话啊?」

「诶诶~才没有了喵哈哈哈···」


发出了极其奇怪的笑声,而只是对着Grora怀疑的视线变得越来越小声,看着对方伸出了手条件反射的闭上眼后,对方的食指只是点上了自己的额头而已,冰凉的触感,在夏日之中是说不出的惬意,有些迟疑的睁开眼对上了Grora带着笑意的眸子


「我说,你很怕我来着吧?」

「唔·····」

「说实话」

「嗯······」

「那么啊——」


轻咳了一声,Grora站起了身而撇过头看向了一边,想要自己和平时一样的表现但是最后还是失败了,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在心里说着这样也是为了让对方考好来着的自我欺骗,少女缓缓的开了口


「这次···你如果还没及格,就和我去约会吧。」

fin。


OMAKE

在Ater没有及格的那天,Grora只是一边骂骂咧咧的说着对方是个笨蛋,而同时将自己的帽檐往下拉了拉挡住自己的连冲着对方伸出了手,Ater倒是毫不介意的这样笑着搭了上去,当然被狠狠的捏了一把。而在约会之后的补考,却十分顺利的通过了,在后来几天Grora处于心血来潮的突然问起了这件事情


「话说你补考怎么考过的啊?」

「唔?因为Grora教过所以会咯」

「····但是正考的时候——」

「啊啊,那是故意的哦!故意的!」

看着一脸天真纯良笑着的Ater,Grora只是保持着自己的微笑而走到了对方的面前

「啊啊啊啊啊啊啊Grora住手了好痛——」

今天的学校也是很和平呢。


Ture end


评论
热度(3)

© 简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