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谖

肖像子
微博@Alela-Grora 百度肖像m_mary
海囚/Ib/原创 圈多坑杂
姑且算是个写手,很少发文。
CP相处方式戳萌点都行。
R18洁癖。
以上

「灰色庭园」 God’s child(Grora X Ater)



Grora与其他的天使不同,或许是个完全都不能称为天使的家伙吧。她对于Etihw的追随并不是因为什么信仰,或许是觉得这是天使的设定,或许是出于自己的心血来潮,因此总是被说对Etihw少了一般天使那种所谓的敬意。不过无论如何也无法否认她是个天使的事实吧?

Ater从来不认为Grora是天使,也许只是一个投错了胎的恶魔吧。不过她即使在恶魔这边也没有见到比对方更可怕的家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Grora偶尔会很让人一瞬间的失神,这也是为什么自己也会被对方抓住的原因吧。

点点步子将水壶挥起以足尖为中心旋转一周,灰色的发丝不自然的随动作摆动着,洁白的双翼紧受贴合着肩部,裙摆微微的弧度以及少女脸上总是挂着的弧度。在无趣的打理花台中的一丝小动作,坐在树枝上的黑猫看着不远处的少女,真的就和光一样,散发着耀眼的光芒——甚至有些刺目了,所以才让她变得残缺一点吧,不然感觉马上就会消散了一样。真是白痴之极的想法,Ater对于自己突如其来的比喻嘿嘿的傻笑了两下,又恢复了平时的面无表情。

食指与拇指构成直角,双手拼成了一个长方形的框,Ater眯起了一只眼从内向外看着外面的景象。而在寻找着那个少女身影却发现对方已经不见了,这样左右晃了晃手都没有找到后有些疑惑的眨眨眼没有注意到身后某个漂浮的少女。

「在——看什么呢?」

「唔···没什么了····喵!!??」

响起了很熟悉的声音后条件反射的接话却发现什么不对,在转过身看着对方微微弯眸勾起了微笑食指在自己的额头上一点后重力自然的偏离然后就这样落在了树下。揉了揉脑袋有些吃痛的嘀咕着,Grora也像是心情很好的样子这样飞落下来。

「抓到你了——Ater」

这样重复的日常。

Grora很多的事情Ater都不清楚,或许连黑白城里面的所有人都不是很清楚,在Ater印象中那个名叫Alela的天使是一个就算遍体鳞伤也会站起来带着不屑的笑容将自己的厌恶诉说的人。而另一方面Grora自己也不知道,只是不允许自己倒下——意外的要强,而且从来不会缺乏对自己的信心。Grora喜欢整理自己的东西,虽然所谓的整理也只是从一个地方扔到另一个地方而已,当然思绪也是。

想要好好的整理一下对那个家伙的情感。然后每一次每一次都在最后放弃了,Grora与Wodahs不同,后者虽然也满足于现状却对于战争时候的事情极度的反感,Grora觉得无所谓,也许那只是一个欺负Ater的理由罢了,所以对于过去的事情从来不忌讳。

战争、过去、伤口。到底是多么灰暗的词汇呢?很轻松的就这样轻描淡写过去了——甚至偶尔会弄出什么笑话,这也是两个人一种让人哭笑不得的相处方式吧。在这样的相处方式下,连情感也会变得轻松起来——似乎也没有什么整理的必要了。而在这样的日常中继续着生活,

纵使Ater一直不认为Grora是天使,却深信着Grora是被神所宠爱的孩子,而当她提出了这个想法后对方却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说着神那家伙宠爱魔王就够了这样打趣的话后垂下了眼帘,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叹气又像是在说什么一样的开口「我无法承受这个世界。」这样意味不明的话语,一瞬间的消失后又是突如其来的袭击,Ater当时没有想过,Grora这样的行为,简直就像是在····转移话题一般。

现在想起来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真的就像是光一样,为了不让其稍纵即逝而反而把她弄得残缺起来,但是最后却还是没有办法留住。Grora本来重来没有想过要和解的事情,光是太过于纯粹的东西了,反而没有办法容纳下杂质,所以反而成为了黑白城里面独来独往的存在,除了偶尔被天使长叫去跑腿,就只是追着Ater跑了。

「天使小姐,是为了什么而活着的呢?」

这是在战场上某一次交战中Ater问Grora的问题,而在某日的日常中Grora突然询问了起来

「白痴,我说你觉得你是为了什么活着的?」

「喵?」

突然不习惯对方突然打断的追赶而愣了一下,看着Grora只是平静的看着天空将双手架在脑袋后面似乎完全失去了想要欺负自己的兴趣后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过了身子,Grora也没有期待眼前这个家伙回答,自顾自的说下去。

「在大战的时候啊,我觉得只要把所有恶魔杀了就可以了——嗯就和清理垃圾一样」轻描淡写的话语,Grora像是开玩笑一样的笑了笑「不过也许当时恶魔也把我们当作垃圾在清理吧」停顿了一下,像是自己都对刚才自己说的笑话有些无趣的样子。

「现在所有人都变了啊,虽然没什么,不过还是有些无法理解吧······啊啊所以到底自己活下来是为了什么呢?还真是完全的,不知道了啊」

这有这个思绪没有办法整理,急切的想要对谁倾吐后居然选择了对方,Ater只是眨眨眼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样子,而下一秒只是勾起了一个笑容,那是Grora第一次看见Ater笑,除了哭泣害怕面无表情以外的样子,一瞬间不可置信眼前的少女是某个笨蛋,Ater笑着开了口

「那么Grora桑就来追我吧,因为我挖了Grora桑的眼睛哦,唔···怎么说来着的?报仇吧?」

「我是不会让Grora桑追到的,所以——」

「Grora可以一直、一直这样追下去哦」

把自己当作对方活下去的原因?还真是高估了自己啊。Grora突然有些想笑,而无法抑制的勾起嘴角将一直沉闷在胸中的浮躁与肺部的空气一并吐出这样转过了身,Ater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对方的背影思考着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的同时突然的转身以及射出的流矢擦过了自己的脸颊。迟疑了一下看着对面的少女嘴角一抹坏笑。

「那么,现在还不逃吗?」


fin


评论
热度(4)

© 简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