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谖

肖像子
微博@Alela-Grora 百度肖像m_mary
海囚/Ib/原创 圈多坑杂
姑且算是个写手,很少发文。
CP相处方式戳萌点都行。
R18洁癖。
以上

「灰色庭园」目中无人(Grora X Ater)

【爱慕虚荣系列】【ASK点文】【监禁play?】


 ——她的傲气将感情扼杀。


她被关在这个鬼地方有多长时间了?一天?一个星期?一个月?谁知道呢,Grora并没有什么时间概念,不过在这种不见天日的只靠烛光照明的地方,她认为就算有着再好时间概念的人也会遗忘所谓的时间规则。


呵——Grora嗤笑了一声,声音在并不算太大的空间中迅速被吞没,她稍微移动了一下被锁链铐住的手发出了金属撞击的声音,脚边那磨损红膝盖的凹凸不平的坑洼已经变出了水凼,看上去这个地方真的是潮湿到不行。自己会发霉的吧?Grora开着玩笑,没有丝毫的紧张感,她觉得她只有一个需要惊讶的地方。


原来Ater那家伙的智商还是足够找到一个抓住自己关起来的地方啊?


虽然开着玩笑说自己会发霉,但是Grora知道并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的,因为每天一到某个时间点——你要知道那家伙是不可能准时的,Ater就会急急忙忙的推开门,在意识到了刺眼的光线会让一直处于黑暗中的人受到伤害后又小心翼翼的把门拉拢了一点从中挤进来,Grora也是佩服这家伙过了这么多次后居然还没记得这件事。


「喂喂Grora你知道吗!大家都在找你呢!」

「嘿嘿嘿今天灰色村的女孩子带了苹果派,我偷偷留出来了一块给Grora哦!」

「嗯···可以牵手吗?」


她总是说着莫名其妙的话,Grora冷眼看着眼前的家伙的疯言疯语,在对方试图触碰自己身体的同时略带厌恶的向后一缩,Ater耷拉着耳朵,她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的样子,这样用自己的手喂给了Grora后,便离开了。日常谈话,被嫌弃,吃饭,离开,Grora其实觉得并没有什么,不过真的是无聊疯了——其实她还是有点好奇吧,这个连监禁都做不好的家伙,到底是什么目的。


「喂你啊。」


于是在某一次Ater到来放下了水后,Grora有些懒散的开了口,就和无数次在黑白城与他人谈话一样,不过也许是因为多日未开口的缘故声音有些沙哑吧,Grora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看着对面的人因为自己总算搭理对方了而扬起了一个笑容——好懂的家伙,Grora想着,但是自己却完全也看不懂。


「你把我带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因为我喜欢Grora啊!」


······哈?


开什么玩笑啊,Grora先是有些惊愕的睁大了眼睛,看着Ater一本正经的样子后便毫不犹豫的笑了起来,锁链相撞的声音与少女丝毫没有掩饰的笑声交杂在一起,Grora像是听了一个最好笑的笑话一样,Ater爱自己?这简直可以和自己和天使长长得像一样好笑的笑话了。Ater有点茫然的眨眨眼睛,不解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你不喜欢我哦,Ater.你只是作为猫突然心血来潮想找一个人爱着吧?」


Grora知道的,Ater身为人造物那学习的本能,看着魔王和神两个人,第一次接触什么叫爱?因为不熟悉的缘故排除了天使长,因为对方与自己也相似无法满足而排除的Arbus,于是——受害者是自己?真是一个绝妙的排除法啊,把人监禁起来,像个小孩子一样给对方炫耀自己知道的东西,试图触碰对方,啊啊是不是觉得第一个和后两个行为格格不入啊?也只有笨蛋做得出来了吧,这样强迫一个人去接受自己的爱什么的。


——我是绝对不会把这种事情叫作是爱的。

——我不需要你的爱。


她否认了对方对自己的感情,然而也加上了合适的理由,Grora认为仇人之间互相仇恨是必要的事情,所以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就这样顺理成章的相信下去吧,Ater有些恍惚着眼神,她没有办法分清楚对方说的是否与自己的想法相符合。


「你啊,真的要选择我吗?」

「唔喵?」

「你真的是喜欢我吗?」

「喜欢哦!」


Grora挑眉,稍微摇晃了一下手上的锁链。


「那你先帮我解开怎么样?」


Ater稍微迟疑了一下,她不知道帮对方是不是应该的,在磨蹭了一下后还是选择了掏出钥匙,插入了两个锁孔之中,转动,Grora揉了揉已经开始红肿的手松了口气,抬起眸子看向了Ater突然嘴角就勾起了一个莫名的弧度,攥着对方的手这样向自己的方向一拉,自己也向后倒去,背部触碰到了坚硬的地面后趁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反身跨坐在了对方的身上,灰暗色的眼瞳中闪现出对方不解的神情,Grora又笑了俯下了身子,同时拉扯着Ater的领带拉起。


唇与唇之间相互触碰,而在下一秒就立刻的分开。


Grora擦了擦唇,看着呆滞掉的少女,眼神稍微有点复杂——报复的喜悦,亦或者是自嘲,但是仅仅只有一瞬间,下一个定格变又换上了唯恐天下不乱的笑容,眯起了眸子望着身下的人,嘴角的弧度与眼神的无笑意毫不相符。


「所以Ater你知道了吧?喜欢我的话,可不是你所谓的那种游戏说说就好了的,可是会做到这种程度——或者更多?你知道吧?」


Grora有些调侃的痞笑起来,手按在了对方肩上,在停顿了一两秒后收敛起了一切表情,仿佛刚才做的一切都不存在一般,看着Ater,又一次开了口。


「所以,我是个真的会对同性出手的家伙,知道的话就别给我开那些玩笑,离我远点。」


我可受不了你的喜欢,就算你喜欢我我也不会原谅你的,所以——


「你懂了吗。Ater?」


如同无数次一样,Grora刻意的叫了对方的名字,Ater看着面前的少女似笑非笑的样子,仅仅是处于震惊之中的捂着自己的唇,她不能说是那种行为是厌恶,但是,谁都知道笨蛋是很容易被暗示的家伙,既然被对方否决了的感情,自然也是不存在的,她缓缓的放下手,撇开了视线。


「嗯。」


那天之后,Grora便突然又回到了黑白城之中。

不过可喜可贺,什么也没有发生。

什么也没有改变。


评论
热度(2)

© 简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