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谖

肖像子
微博@Alela-Grora 百度肖像m_mary
海囚/Ib/原创 圈多坑杂
姑且算是个写手,很少发文。
CP相处方式戳萌点都行。
R18洁癖。
以上

「灰色庭园」在做任务的时候被红名砍了【网游树洞体】

【【Grora第一人称,主挖眼组,副大战前辈组】】

【【穿插时间更替话语无建议】】

【【全文字多,谢谢观赏】】



嘛先说说游戏?

首先两个阵营不一样可以互杀的。

同阵营是绿名,中立是黄,然后敌方阵营是红色的,顺带怪也是红色的 。

加了好友可以查看对方现在在哪个地图。

 

嘛如果有兴趣的话也看看《灰庭三》吧然后楼主在四区新服。

 

嘛,废话不多说我们直奔主题吧?

楼主是有事没事挖挖草采采矿的一个日常党,或许这种情况本来就不适合加阵营

但是还是入了——不过人品挺好的一直没有被杀

....好吧这种人品被打破于两个星期前。

 

那个时候的楼主在山脚下很淡定的挖着草。

然后从旁边突然就窜出一个红名。

然后转角遇到爱的给楼主拍了一个技能。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你知道吗?
在山脚啊躺尸别人不知道的他妈的还以为楼主死情缘了想不开了。
这种殉情感还真有那么一丝浪漫感

——个头啊。 

 

当时帮会的窗口就炸了,一个据说大冬天就会因为怕冷而懒得把手伸出去的所以冬天刷副本一路点跟随的家伙——姑且我们就叫围巾男吧就开始刷消息了。

 

【帮会】围巾男:等等帮主你死了吗?!而且居然是被别人杀的!?

嘛其实帮主本来不是我的,但是帮主和另一个家伙跑了于是在带着这群家伙顶替着指挥位置打了几次攻防后就被叫成了帮主

哎哟别的不说这家伙意外讲义气啊居然这么激动。

 

【帮会】围巾男:喜!大!普!奔!

 

well当我没说。

 

这样死目的我在电脑面前一个白眼然后视线回到了游戏那里。那家伙居然没有在第一时间跑掉也是个笨蛋了。

嘛不过也是个好机会。

似乎很犹豫的样子左挪一下右挪一下围着躺尸的楼主守尸,于是楼主很潇洒的打了一个字。

【近频】楼主:喂

【近频】对方:喵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因为看见红名以为是红名怪了!!

 

喂说人长得像红名怪有点过分吧?抽了抽嘴角,我至今还记得楼主当时那种复杂的心情。

以及那喵是什么回事。

嘛不过也因为这个原因就叫这家伙作死猫吧。

 

当时楼主就和作死猫发了好友申请,对方似乎完全没有预料到自己会这样有点疑惑。

【近频】作死猫:喵....?

所以那莫名其妙的喵到底是什么啊,嘛不过我也不是那种好人,还是有自己想法的

 

【近频】楼主:方便以后随时找你在的地图杀你。

 

——啊这样坦率的说出来的楼主真是表里如一为人正直呢。

 

嘛虽然没什么人理但是故事还是得继续下去吧?

总之这样就和作死猫给结下了你浓我浓如胶似漆的愁怨。

哟,做任务呢?来来来开个仇 杀

哟,跑地图呢?来来来开个仇 杀

哟,挖草药呢?来来来开个仇 杀

仅仅是数天楼主的杀气值就达到了可以进监狱的程度,作死猫倒是一直一路被杀着也没有什么想要反杀的意思,到后面甚至看见楼主连多都懒得躲了直接扑通着哭着按了自杀技

 

楼主不开心了

楼主打算任性了

于是楼主洋洋洒洒的打开了帮会频道——帮我去杀个人。

啊虽然还是自己杀起来比较有快感不过也是在对方乱逃的情况下了。

估计是这种情况真的很少见,帮会里先是沉默了一下。

【帮会】围巾男:帮主你看上哪家小姑娘了吗

滚吧滚去找你的隔壁帮会那个外观就像个妹子一样的火法师然后被他揍死不要回来了

 

不过姑且悬赏什么的也是比较有用的,楼主自然是心满意足的跑到来作死猫在的那个地图。

点击交易。

点了几个辅助食品。

【近频】作死猫:喵?

【近频】楼主:嗯快点吃吧吃顿好的然后好上路

 

然后作死猫就被我杀出服了,然后这个故事就完了。

 

 

怎么可能我可还是没打够呢,嘛····虽然现在也没打够了。

 

 

嘛反正回忆这种东西就是乱七八糟的循环着什么东西,看着楼上对那个外观诈骗的家伙有点感兴趣我也就来说说。这个人并不是我认识的,是围巾男似乎在地图里闲逛的时候勾搭到的,根据围巾男的说法是他看见一个姑娘被一堆怪围攻着自己上去帅气的解了围。

 

 

谁信他啊。

 

 

后来才知道有天没事跑去蹲复活点,看见有个人死了后给喂了几个延长复活时间的丸子。然后,然后在他都快忘记了挥一挥衣袖跑去做其他任务的时候被总算爬起来的对方拍死了。

 

 

no zuo no die.

 

 

——楼主看上去会是那种嘲笑自己帮会成员的人吗?

当然是!

 

说实在的如果不注意的话真的觉得那家伙的外观就像个妹子一样。

啊一开始就是有故事人呢,嗯嗯是个气质妹子。

这是楼主和那家伙见面的第一印象。

 

 

然后呢,在一次大战组队中,进行了华丽的逆转。

 

 

——所以说你们自己组队人不够吗?

大战是上YY的,然后那家伙开麦说话了。

 

。等等让楼主切进游戏看看,点开了外观,是妹子啊!?等等····为什么妹子···会带男性挂件。

好吧楼主整个人都不好了,而且那群人居然还嘻嘻哈哈的打趣着。

就我一个人不知道吗?

 

咳总之就是这样吧。嘛回归我们的正题我和那只作死猫的故事,似乎是随便卡个位置都能被人拍死后那个家伙总算是哭起来了——不对似乎是总算看着我是像看着了天使而不是看着恶鬼的哭起来了。

 

 

 

感觉就差扑上来狠狠蹭两下的样子。嗯,不是一般化的恶心。死目的躲开了对方给自己炸过来的几个大哭的表情,我也点开了动作。

 

【动作】你 轻轻的摸了摸 作死猫的头

 

我发誓那一瞬间作死猫的表情一定都要感动哭了。要得就是这个效果!楼主再次在近频打出两个字

 

发 错

 

【动作】你 狠狠的踹了 作死猫一脚。

 

【近频】作死猫:.........呜啊啊啊啊过分!!

 

啊感觉真是不是一般化的好呢。

 

人道的事情干了不人道的事情也算是干了,我向作死猫解释了为什么她被追杀的原因,那个家伙自然是委屈的问为什么。

 

——你自己要自杀咯。

 

 

扯了一大堆有的没的总之最后被对方三句加个喵的尾音绕晕后总算开口了

 

【近频】楼主:这样吧,你先跑给你三十秒,然后在这个地图尽头山脚下,你先到就不揍你了?以后都这样

【近频】作死猫:喵!!!

 

 

我觉得她应该是想说好

 

 

然后作死猫就跑了,楼主蹦哒着待在原地看着小地图上的队友坐标移动,然后默默的打开了背包。

 

 

 

 

 

 

——你知道有一种叫神通卷的东西吗?

 

嘛那么楼主就是很冷静的在终点等着作死猫。然后看着远处远远窜了一个红名提起了心爱的弓箭。

 

 

 

集火那个红名,蓄力射击,带走,漂亮!

 

作死猫似乎完全没有认识到现状就被干掉了,而也没有原地复活也没有回复活点就这样呆着了原地躺着。

 

 

 

 

【近频】楼主:喂还活着吗?

 

【世界】作死猫:弓箭手桑最讨厌了!!!!!!!!!!呜啊啊啊啊一直欺负人家了喵!明明说过对不起了!!

 

 

 

 

喂别用世界窗口啊我们有话好好说啊,当然她用的我ID就在这里和谐一下了。然后分分钟世界窗口就炸出一堆复制党。

 

 

 

 

 

【世界】复制党:情侣吵架停下来是亲兄妹

【世界】复制党:情侣吵架停下来是亲兄妹

【世界】复制党:情侣吵架停下来是亲兄妹

【世界】复制党:情侣吵架停下来是亲兄妹

 

 

 

 

兄妹你个头啊。

这让楼主不得不回想起一段往事。

 

【密聊】天使长:惹事生非请不要牵连帮会。

 

 

 

说曹操曹操来,就是这个家伙。嘛天使长是一个高玩,主要是近战输出流pvp从来不带奶妈。就算最后打得只有最后几点血了也可以眉头不皱的直接一个技能发过来然后你大半截血就没了,下面你反应过来时就躺着吧。

 

 

 

当然每种职业都有每种职业的缺陷,那是不可挽回的。

没错这样一个极其风骚的高玩加上输出派,这样是缺陷就是。

 

 

 

肾 亏。

 

 

因为每次打本到后面那家伙总会因为没蓝而耽误一下,最后就被帮会里津津乐道了没事去打趣一下。

 

 

 

好吧然后我们就这样玩脱了。

 

总算又一次他一开始就控制着用蓝量到最后boss的时候大家以为就要结束的时候。

 

 

 

 

 

 

哎哟我靠我什么时候到boss面前了!?

然后楼主就被拍死了。然后几乎一瞬间整个队伍都被某个家伙放了个技能向前推了一段然后导致全灭了

 

 

 

 

 

 

哦不不是全灭。

 

 

 

 

 

天使长极其平静的上前给了boss最后一刀然后舒舒服服的站在我们的尸体上开始回蓝。

 

 

 

 

 

 

 

 

【近频】天使长:手滑按错。

个鬼啊怎么看都是蓄意杀人吧!?

 

 

知道那家伙虽然不会说什么但是一直记着的性格后敢打趣的人也少起来了。

 

 

嘛也不是说怎么。

——只不过我一个人很无聊了

 

 

诶什么,为什么我要放弃打趣那家伙啊?

 

 

嘛扯远了继续说兄妹。

 

当年——

 

嘛兄妹。反正也不是什么值得说的事情,就是以前有一个人问天使长那家伙有没有兄弟姐妹什么的,那家伙说有。

 

 

哦有啊。

 

 

 

然后补充了句也在玩这个游戏。

 

 

 

诶是吗真想见一下呢——WTF你们看我干嘛。

 

或许也是我和天使长那家伙是一个学校的比较熟悉,所以偶尔讨论到现实生活中什么的被当作兄弟了吧。

 

 

 

 

 

所以为什么是兄弟啊老子开过YY爆过声音了啊!!??虽然兄妹也饶了我吧,真的搞不懂为什么非要让我和别人扯上关系。

 

 

 

是呢,自己走自己的路,不给其他人添麻烦,但是也不必受别人约束是最好的吧?

 

或许楼主就是这样一个人,在现在回忆起打出这几个字的时候都会有一些失神。

 

 

 

游戏里被杀很正常吧?有人会说楼主这样难道不是在给别人添麻烦吗?一直追着打着欺负着,不是什么说说就算的玩笑话什么的。

 

 

 

嘛,其实这个树洞的标题,也算是故事都过去了一半的中途吧。

 

楼主和作死猫其实第一次相遇是在比较长的一段时间的大战时吧,对就是那次外观诈骗被我们骗进来那次

 

那个时候作死猫估计还是个白,作为新人被带进来刷经验什么的吧,一开始我也没怎么注意,然后呢。

 

 

 

我被这个白干掉了。

 

 

 

 

well幸好围巾男不在不然我肯定要被从密聊笑到世界窗口,但是作死猫并没有想要去收别的人头的想法,在我的尸体上安安静静的踩了踩去的。

 

 

楼主有点复杂。「你不去打?」

 

作死猫:指挥让人家现在好好呆着呢喵!

楼主:....你觉得我现在躺在地上是你好好呆着的结果?

 

作死猫:.....但是看着弓箭手桑感觉很有趣了!!!所以不小心——

 

 

 

不小心个头啊哪里有趣了啊!?

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楼主把前面的粗话为了礼貌删除了发过去。

 

 

 

 

然后呢,作死猫是这样说的。

 

说楼主的操纵都很认真,完全不像是在玩游戏。

 

 

 

楼主有点想笑,大战什么的还是认真打比较好吧?

作死猫:游戏还是开心比较好了!!!

 

 

说实在,我就算不怎么想承认,但自己的确是个有点随便的家伙,但是眼前的这个人比楼主还不靠谱——完全就是随心所欲连给人添麻烦也不管了的感觉!而且反而觉得认真打游戏的楼主有点莫名其妙的样子。

 

 

 

开心就好吗?楼主突然对这个家伙有了点兴趣,默默的记下了她的ID然后关掉了游戏——不要那么想太多开心就好吧?那可是那家伙说的不管我事啊。于是呢楼主放弃了带着帮里打大战战起了日常系统。

 

 

既然她那样说,我也那样做得了。

 

 

所以,我现在也只是在对她做我开心的事情罢了。

 

 

 

嘛不过楼主还是有分寸的,仅仅对着那家伙而已了。

毕竟,欺负起来反应让人这么开心的家伙,估计就没了呢。

 

咳,说完了起因那么我们再看看开头。

说实在的楼主的确是跟了她几个地图顶着个红名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就差来一句——你他妈快来砍我啊!了。

 

不过很遗憾作死猫的智商不高,她没有办法看懂楼主的行为甚至连楼主——那个被她砍了当作人肉脚板踩了半天的人的ID都忘了。

 

 

不过呢,这次相遇倒是完全没有预料到,不过你看,这也就算让人愉快的巧合了吧?

 

看见那个家伙的帮会是某次不经意的调开,然后看着对方名字下的四个字。

 

【甜党当立】

 

 

 

 

我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鬼怎么这么没品位啊救命我肚子疼哈哈哈哈哈这种莫名其妙的认真是什么啊。

 

 

强忍着笑意的楼主在帮会yy里吐槽了一下,然后这个时候,真帮主突然开麦了。

 

 

帮主:哎呀这个不是K的帮会吗。

 

 

 

好吧那一瞬间所有嘲笑的人的声音都消失了,K是帮主她情缘的代称,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帮主夫人,然后我们做了什么?我们嘲笑了帮主夫人的品位。

 

 

然后下一秒天使长又开麦了。

 

 

天使长:啊。兄者的帮会。

 

 

 

 

她妈的你们认识啊啊啊啊!?你兄弟就是他啊!?我靠连续惹到了两个帮会神级人物的气氛简直赞到了极点。

 

 

 

围巾男:有点冷啊。

楼主:你闭嘴。

 

帮主倒是没说什么,估计天使长也是虽然是站在熟人那边但是还是顾及着同校情和——帮主居然不让我杀啧饶你一命(楼主自翻译) 这样的感情也恢复了平静。

 

 

 

 

 

 

帮主:弓箭手你忘了吗,我们两个帮会还打过呢?

 

 

 

 

 

 

诶有吗哪次因为咸甜之争吗我比较喜欢辣呢。

 

 

 

 

 

嘛好吧其实楼主也有印象,两个帮会曾经关系比较敌对的在这个游戏区,偶尔也会有打群架的现象,说起来和好是因为什么来着啊?哦,对了,那两个人啊。

 

 

 

——删号战,明天见。

 

 

 

 

 

红发的狂战士是这样说的,对着一个金发的治愈师。

 

啊啊——楼主总算是回来了有没有想我呢?

啊这种话真是恶心我们还是打断吧。说正题,唔上次说着那个狂战士和治愈师了吧。

说实在我不记得有关于他们两个太多的事情,仅仅是在两个对立的阵营,对立帮派的人而已罢了。说实在的,或许他们两个在现在帮派这样,会更开心吧。

哎也是辛苦治愈师这家伙死活放不下帮会里的人而弄了小号最后又丢掉了。

治愈师某种意义上应该算是在我们那个除了打群架外一盘散沙的帮会中的一个纽带了吧?

 

比起闹哄哄是帮会频道,她更安静一点只是或许在你野外躺尸的时候出现,然后给你加血复活起来。然后又消失到不知道另外一个什么地方。

 

她在线的时候很少,但是呢如果帮会有什么事情,就算没有特意通知她,也会很及时的过来。

 

怎么说呢,一个就算没有怎么说话也让人忘不掉的人吧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打删号战,而世界又刷起了打奶妈死情缘的消息我偷偷的敲了治愈师。

 

【密聊】楼主:你同意了?

 

过了很久她才回答

 

【密聊】治愈师:嗯。

 

简直是白痴行为,这家伙是去送死吗。

这是楼主第一个想法,但是也没有多管。

说起来明明这孩子帮了帮会那么多,但是甚至连删号战都只有楼主和其他几个寥寥无几的人观看,这游戏或者也是玩得失败吧。

在删战号开始后,或许是看着一个人打奶妈实在是过意不去——况且还是自己帮会的,楼主上去拍了一个技能,几乎是同时密聊响了

【密聊】狂战士:不要帮他

【密聊】狂战士:YY

 

这话让楼主有些不解,你说不要帮他还好说,YY是什么意思?总之楼主停下了读条这样飞快的登上了YY

说起来...YY频道是啥啊!?磨着牙一脸你他妈逗我的楼主这样点入了帮会的YY,却在最下面找到了一个马甲。

没有权限 普普通通的马甲而已 而楼主在脑海中努力搜索了一下却没有印象 不 不对。楼主记得看过这个ID

只要治愈师来YY的话,那个孩子唱歌的时候,这个ID总会沉默着闭着麦在最下面。

 

小号吧,我们居然让对立帮派的人混进来了这么久 我有点想笑,然而下一秒对方开麦了,因为认真的攻击着所以说话有点心不在焉。

 

她打算A游戏了 但是她怕只是删游戏放不下你们。

 

我有些愣住了,说实在我真的不认为一个人会放不下一群素不相识的人。嗯,虽然姑且可以算是朋友,但是无论如何与自己也没有关系吧?

玩得失败的人,却最放不下这个游戏。

还真是讽刺啊

 

楼主不再帮她,只是看着治愈师的头上的血条一点点涨满,然后被打掉,然后又一次涨满。

 

楼主开麦了。

 

她想走吗?

不想吧。

那你凭什么逼她走?

 

对面那边沉默了,连敲击键盘的声音都有那么一刹那的停顿。

 

网游毕竟是网游,现实比较重要吧,为了她。以及,我不觉得你们有什么值得她留的。

 

有些不知道如何反驳,楼主有点疑惑为什么这家伙为了治愈师这样。

 

你喜欢她?

大概吧。

情缘噢...会被我们帮会仇杀的

没关系。

那她A了你不会很伤心吗?那你现在帮她A掉干什么?

.......。

 

 

对方没有再说话,不过楼主估计也知道答案了。我在想到底是得多大的勇气才能够让一个人逼自己喜欢的人离开自己——还是再也不见,这样切断两个人唯一的联系方式,原因只是因为为了对方。

 

这就是现实吧,你对这个江湖付出了一切没有回报,而唯一回报你的人就是让你离开这个江湖。

 

楼主看着治愈师被砍倒在地 有些好笑

 

有些鬼迷心窍的加了对方好友,在密聊中输入了一个加油,然后楼主看着对方下线消失在了原地。

 

当楼主第二天再去翻好友列表时,就只剩下该角色不存在了。

 

抱歉啊抱歉这次又过了这么久才来更新

 

 

啊啊说起来前几天是情人节?那可真没什么让人高兴的事情呢。

 

 

一群光棍,一起下本,然后丢着天使长一个人在boss面前集体下线。

 

 

——诶其实说起来也挺开心不是吗?

 

 

不过呢,真的有点糟糕吧,这次情人节的印象,简直糟糕透顶了。或许大家都想看点开心点的故事,也有人说治愈师他们虐,不过这就是现实吧,很多人就这样屈于现实了。

 

 

就算我一直吵嘴的那家伙也是

 

我和围巾男玩了很久,嗯有多久呢——?

 

似乎从一开始进游戏就认识了,那个时候我是小白,他也是小白。然后我们一起做任务,一起下本,然后一起躺尸。你拖着我后腿,我把你拉进怪堆,这样一路吵吵闹闹,几乎也是同时入了帮会。不过在那次和外观诈骗一起打大战的时候,差不多我们也就分道扬镳了吧,他有他的游戏方式,我也有我的,只不过再也不相同了而已。

 

不过呢,还是不影响我们打趣的什么的,嘛直到他A游戏为止。

A游戏,就是不再玩了。

 

 

他和那个外观诈骗一起A的,那天他突然来密了我。

 

【密聊】围巾男:喂矮子我准备卸游戏了

【密聊】围巾男:怎么说呢,不可能一直活在这个江湖吧,天下也没有不散的宴席呢

【密聊】围巾男:那个家伙打算出国,我今年也打算好好考一场

【密聊】围巾男:啊啊说起来很久没和你一起打本了呢,没我和你吵架以后会不会寂寞啊☆

【密聊】围巾男:矮子。你说句话呗。

 

从第一句话楼主就很平静了,甚至没有丝毫的震惊或者说他要离开了的悲伤难过什么的,或者说完全没有实感吧?理智的看着他打出了一串又一串的字,还是和第一次见面一样欠揍,然后只是默默的敲了几个字。

 

【密聊】楼主:嗯。

 

第一次和他说话也是他突然来私聊我。

 

 

【密聊】围巾男:哟小哥刷不过这个任务吗?一起呗

【密聊】楼主:我是女的。

【密聊】围巾男:诶打法如此暴力居然不是妖?

【密聊】楼主:·········

 

 

楼主 已对 围巾男 开启仇杀 

 

 

后来呢就那样吧,两个人一路坎坎坷坷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知道了我的身高然后开始喊我矮子,而我则不客气了一个外号一个外号的给他起回去。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事情我会记得这么清楚呢?

 

 

我不知道。

 

 

看着屏幕,楼主有些发愣。

 

你向围巾男发起了组队信息

围巾男同意了你的组队信息

 

【密聊】楼主:来今天我们把这游戏所有地图打一次,谁死得多谁上YY唱征服。

 

那家伙停顿了很久

 

【密聊】围巾男:#笑 好啊。

 

我快忘了我和他打了多久,总之呼天抢地的,最后谁也没有记住到底死了多少次,最后,我陪着他去了他最喜欢的那个地图。

 

那是他勾搭到外观诈骗的地图,然后那家伙也在等他。

 

看着我和他过去后也打出一排白字。

 

【近聊】外观诈骗:请有点准时概念

【近聊】围巾男:啊啊抱歉了抱歉好歹也是最后一次嘛☆然后呢,那家伙又一次密了我

【密聊】围巾男:再见了矮子。

 

然后呢,就一起下线了,看着面前原来站在两个人的地图突然空旷起来,稍微感觉到了有点烦躁。

 

那家伙真的是说A就A,再也没上来过,而帮会里某次提起他才想起

 

——喂围巾男呢?

 

他A了。

我这样回答。

 

——什么居然都不说一声!

 

只和我说了吗,是想表达小伙伴爱你么么哒吗。

这家伙,还真是一点也不会让人高兴啊。

嘛,或许呢,这场游戏,有那个家伙陪那段时间也不糟糕吧,那家伙在现实中也过得挺好吧。

虽然就与毫无交集了。

 

现在呢楼主偶尔也会跑去那个地图,那两个家伙下线的地方转悠一圈,并不是期待那两个家伙回来,只是因为。

 

 

雪覆盖了山面而下面的黑色的岩壁蔓延开砸整个地图,由于是地图贴图边缘的缘故,视角中仅仅存在于黑与白色而已。

 

 

 

因为,这个地方,真的很漂亮罢了吧

 

那么,按照老规矩的好久不见?

啊啊这边也是开学了呢,不知道大家怎么样?说起来楼上的倒是提醒了我,在我正在想天使长那家伙会把游戏的恩怨情仇转化为现实的打击报复时。

我发现我最后一次问他寒假作业有哪些的时候他给我少说了一项。

 

 

惨无人道的心 塞 。

 

游戏倒是没什么 

后期都是几个人约着一起上YY赶作业才发现学生党意外的多。

 

而收获什么的,在看着作死猫和另一个似乎和她很熟的家伙聊天的时候无意中从询问的教材里知道了她与自己也是一个学校的。

和自己一个年级。

 

楼主没有开麦,也没有怎么在意,打出了一行字

 

啊是同校呢。天使长也是一个学校的。

 

然后突然变成了校友见面会,一起吐槽着学校老师和校长,让我不由得有点穿越到了学院恋爱喜剧的感觉

 

作死猫总是很有活力 

用我的话说就是看着就累 

 

和那家伙在一起的时间自己也被调动得像个白痴一样放弃了智商玩着「来啊来追我啊亲爱的」「诶我这就来小妖精」的游戏。啊....太恶心了我要吐了。算了不要在意,就单纯的追杀而已。

 

围巾男不在了,而对方却强行挤入了自己游戏生活,这个白痴自然看不出我不对劲,一如既往的欢脱着。

 

啊也是羡慕?能把游戏玩成这样挺不容易了吧

 

在某天楼主挂机陪着这家伙挖草的时候,突发奇想的用箭戳了戳这人。

 

【近聊】楼主:退帮.

【近聊】作死猫:诶!!??

 

感觉警惕得猫毛都炸起来了我有那么可怕嘛

 

【近聊】楼主:来我们帮。

【近聊】作死猫:唔为什么喵。

【近聊】楼主:来了之后我带你副本带你战场承包了你的铃铛挂件每个星期三条小鱼干不揍你了?

 

......短暂的沉默

 

【近聊】作死猫:不要喵。

 

啊果然这家伙还是有智商的啊,也不是那么好忽悠啊,正当楼主要放弃的时候。

 

【近聊】作死猫:要五条!!

 

 

楼主差点摔椅子下面去

 

一边爬起来的楼主看着屏幕上她沾沾自喜的感情都要溢出来的一排字。

 

【近聊】作死猫:弓箭手桑一定以为我会说四条吧,不是笨蛋哦这次人家好聪明呢!要五条哦!

 

嗯。是。你最聪明了。

 

总算在威逼利诱了之后让作死猫入了我们帮。

 

<作死猫>加入了<你有本事PVP>

 

有眼尖的家伙一眼看见了作死猫的ID发现这就是当初我要追杀的家伙,大概是联系围巾男的调侃,在帮会频道大声的喊了句

 

【帮会】龙套A:欢迎帮主夫人入帮!

 

这又一次把楼主从椅子上震下去,虽然楼主自己都习惯了那群人叫自己帮主然而这个....抽了抽嘴角看着一群人恍然大悟的跟着刷起了。

 

密聊响了。

 

【密聊】龙套A:帮主你怎么钓到小姑娘的!

【密聊】楼主:呵呵,追杀。

 

前一句是态度 后一句是回答。

似乎想要这群低智商读懂我的意思太难点,龙套A茫然了一下。

 

【密聊】龙套A:啊嗯帮主夫人和帮主真是别样的浪漫呢。

 

第三次暴击。

 

啊啊有人提到了蔓越莓和通心粉啊

那么就坦然的来讲讲这两位吧

 

说实在这两位的剧情,用那个龙套的话来说,那才叫做别样的浪漫吧——

 

哦我说过有辅助食物之类的吧,那么也自然会有食材什么的,通心粉她似乎很乐意收集这些,然后偶尔锻炼一下烹饪技能。

 

不知道其他游戏怎么的,反正这个游戏有个挺变态的一点,假如你在运镖时被杀了——劫镖,那么你身上的一些东西就可以随便给人拿.

 

于是习惯了一般运镖时脱了个精光装备把贵重物品丢仓库然后带着点小吃小药的通心粉被杀了

 

哦哪个傻逼连辅助食品都要拿——我操真有这种傻逼!?

 

通心粉当时差不多在yy打开自己背包检查的时候就这样的状态。

 

无数次。无数次。甚至通心粉有时候忘记切装备了带着顶级装备那个劫镖的家伙也只是拿了小吃拍拍屁股走人然后继续蹲点

 

终于,有一天通心粉她没有装小吃了,楼主在旁边陪着她运镖,看看到底是谁惹了这家伙。

 

然后窜出来的粉毛直接无视了楼主直奔对方。

 

喂我存在感呢?

 

这点倒是在对着作死猫时也感受到了呢。存在感什么的——啊啊不说这个,被砍到在地的通心粉 与开始收刮的粉毛,蔓越莓开始了深情的对视,然后蔓越莓站起身,轻轻的,轻轻的在键盘上敲出几个字。

 

【近频】蔓越莓:没有吃的唔嘤——

【密聊】通心粉:弓箭手你按着那个小妖精我要揍死他。

 

躺着地上的通心粉是不想起来了,有一句没一句的和眼前家伙聊起来。

 

哦所以到底喊我来干啥?

 

【近频】通心粉:所以你呀,到底杀我干什么啊——?

【近频】蔓越莓:抢吃的!

【近频】通心粉:自己找食材做啊——?

 

楼主听说过不想烹饪的因为费时间费钱或者懒得找材料,但是却第一次听到如此直白却又不得不服的回答

 

【近频】蔓越莓:抢来的比较好吃哦w

 

比较好吃哦w

好吃哦w

吃哦w

哦w

w

 

........连游戏里小吃都这样对待这家伙对食物是有多狂热。

 

楼主仿佛看见了通心粉邪魅一笑的勾了勾手指.

 

【近频】通心粉:小妖精你过来?

 

通心粉原地复活了.

 

你的好友 通心粉 已对 蔓越莓 开启仇杀

5...4..3..2..1

 

她们关系怎么说呢,真的是飞速发展呢,在同一个城市最后误打误撞的也见面了,听说把那城市的大街小巷吃了一次呢。

 

——所以说明明都是呆了很久的城市你们吃个鬼啊不是每天可以吃到吗!?

 

恋爱中的人....吗。

 

结果真的像是标准情侣一样,谁也说不上来到底为什么自己喜欢上对方,但是也就那样吧.

 

在现实生活中走到一起,偶尔在YY打趣着说通心粉以后去国外学习烘焙回来后一起开家蛋糕店.

 

K说着自己回去的,帮主吵吵闹闹着干脆一起去约会吧,K支支吾吾的拒绝着又是一阵哄笑

 

真好呢,那两个人,会在一起的吧?

那个时候楼主这样想着,却忽略了什么.

 

【队聊】通心粉:所以说,等我啊——游戏会上的了

【队聊】蔓越莓:要照点心的照片哦!www

【队聊】通心粉:好的拍我吃东西的时候吧懂了.

【队聊】蔓越莓:Rigatona也和食物一样很美味哦!

【队聊】通心粉:这种赞美真让人开心不起来。别喊我真名啊小妖精,我可是会兴奋的呢,想对你那愚蠢的大脑进行改造的意味

 

【队聊】楼主:麻烦你们打情骂俏密聊好吗?

 

那是在通心粉去国外的前一天,大家组队着打大战的场景,然后楼主自然被这莫名其妙的调情恶心了半死以及完全理解不了。

 

【队聊】作死猫:关系真好呢喵

【队聊】楼主:是吗,很羡慕吗,想要我也那样对你吗,改造你装满小鱼干的智商的意味上?

 

【队聊】天使长:你们两个也密聊去。

 

然后呢——然后,消失的却是蔓越莓。

 

或许也是因为这件事情我不太愿提起吧。差不多一个星期没有上线的蔓越莓,通心粉每天依旧那样,说实在因为不太熟我都快忘记她了。然而突然有一天,有一个小号加我.

 

破烂装备,一看就是小号,蔓越莓吧。

 

她当时对我说的话。

也许真的是对我说的吧。

 

【密聊】蔓越莓:被父母发现了。

【密聊】楼主;啊?

 

你知道吗,喜欢一个人是没有错的呢,而且在两个人同样互相喜欢的时候,明明是一件开心的事情,在现实生活中好不容易在一起了.

 

为什么那个人是同性呢?

 

喜欢同性有错吗.蔓越莓说她不知道,她其实不是同性恋,仅仅是喜欢通心粉而已,就算通心粉是另一个性别,或者自己有什么改变,只要是对方的话自己就喜欢吧。

 

所以为什么偏偏是同性呢?

 

蔓越莓说她父母哭得很伤心,她不懂为什么喜欢一个人会变成什么大错.

 

然后她说她妥协了.说了要和通心粉分手,但是她还是喜欢吧。于是她创了个小号,拜托我去问通心粉.

 

如果放弃的话,她就拜托我用这个号去交易区把大号卖了

 

楼主知道了通心粉,蔓越莓躲着,在场景的角落,就像如果出来的话,那个人直觉会认出自己一样.

 

楼主一五一十的对通心粉说了。

 

通心粉愣了很久。

 

【近聊】楼主:你会等她吗?

【近频】通心粉:不会。

 

下一个瞬间,楼主看着蔓越莓的小号下线了,说起来,如果那个时候我没有登上那个小号,我也不会那么烦躁吧。

 

但是我登上了。

那几乎是在蔓越莓下线同时发出的消息.

 

【密聊】通心粉:喂,你藏得太暴露了。一眼就看出来了。

【密聊】通心粉:我不会等你的,那么,我去接你怎么样?

【密聊】通心粉:我喜欢你啊,敢让我说出这种事情你还是第一个人啊。性别什么的管他的。

【密聊】通心粉;喂,Cranber.

 

 

 

【密聊】通心粉:你在吧....。

 

或许看到消息的本不应该是我。

或许一开始故事应该是HE。

但是有些东西,注定不是自己的,一旦错开,就无法交汇了。

 

然而,

我想到了我和那家伙会是怎么样的未来。

 

那么——忙碌的一个星期也要结束了呢?大家感觉怎么样呢?其实说实在一开始只是想说说自己和作死猫的故事的,结果似乎来了很多事情呢。讲的没讲,结果不该讲的反而讲了呢。

 

 

还是做个铺垫吧,看上去有些孩子也想听点让人开心的故事。

 

 

我和作死猫啊,我想或许也许是真的喜欢吧?啊啊真是恶心死了。算了算了,换个说法,就是单纯的想要欺负那家伙吧?就算是她与自己同一帮会了,但是因为阵营的缘故还是会杀着玩玩的。

 

 

——诶玩玩做个说法是不是不太好?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对网络上的家伙产生感情的,其实私下也想过去见面吧。结果现在还是没,想想也是一个唯一一个理智的决定了吧?楼主和作死猫在那个围巾男下线的地方坐着。如作死猫所说,楼主一开始可是个打游戏极其认真的高玩呢,结果现在沦落到举着牌子快来砍我被说成掉马子然后在这里看风景的风景党

 

 

我开玩笑说着作死猫要怎么赔偿我。

对方很无辜的

 

 

——明明弓箭手桑看上去也很开心嘛!

 

是啊。挺开心的啊。

 

 

我有些无言以对,被这个白痴给呛了回来。果然和白痴呆久了自己也会成为白痴吗,甚至有时候追对方的时候也放弃用了移动卷轴什么的而选择围着对方绕圈圈.啊该死的这地图绕着我都晕了混蛋你给我停下啊!

 

 

当然对方是绝对不会那么体贴的。

 

 

整个帮会的人看着我两绕着那柱子。

 

 

转啊。转啊。转啊。转啊。转——转个鬼啊!!!

 

 

最后还是两个躺在了天使长的眩晕技能之下.这不分敌友的鬼技能还是早点削了吧祝你被削.

 

楼主有些失笑.其实说来说去也是普通朋友做的事情吧?啊单方面的喜欢一个人我可是做不到.而且对方还是一个智商与情商都死了几百年挖出来都没有细菌愿意在上面生长的笨蛋.

 

 

能说这个家伙改变了楼主很多吗?

 

 

啊,打个比方,如果以前的楼主的话——

 

 

天使长。闪开。吃药。

 

 

现在的话——

 

 

哟天使长早上好啊快~~~躲~~开~~啊来不及了哎你手速还是这么慢啊来来来点交易这是几瓶蓝药回去慢慢吃吧哎真是心痛肾亏。

 

 

【近屏】天使长:标点好好打。

 

 

啧真是没幽默感的家伙。

 

 

咳——其实差别也不是很大对吧?

 

我啊,倒是挺喜欢现在的自己的,也喜欢欺负那家伙的感觉.

还是那句话——嘿既然你把我弄成这样就别逃啊?

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可怜呢(笑

 

 

我说过吧,没有追够,现在也没呢。

 

 

不过,总还是得结束的吧?所有的故事。

 

那么。重归正题。

 

 

也许喜欢一个人真的是有错的吧,同性,还是学生,对自己和对对方都没有好处吧。而且感觉假如自己告白的话,那家伙绝对会像是被拐了的答应的——那种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感觉?

 

 

我想,也许现在的感情只是一时的呢,总有一天会忘记的,只是一时的,所谓的生物的求偶期然后稍微错乱了一下性别罢了,忍忍就过去了。反正总有一天会忘记的,这也不过是一次游戏而已,而那个家伙,也对于我来说是游戏里一个人物罢了——甚至连现实生活中的朋友都算不上。

 

 

啊啊神啊就让我这样想吧,如果不这样想的话,或许我下面做的事情一定会后悔呢。

 

 

那么我们就继续想着假如告白会怎么悲惨,然后选择不告白一口气走到另一个Bad End吧

 

我在想,楼主如果是个编剧的话,一定是个天才了。

 

 

那天作死猫因为做任务得了一个因此的海誓山盟。那是游戏里面估计是有钱人没事秀恩爱的烟花了,可以在四周摆出心型的烟花,然后有着什么系统全世界告白喊话什么的。总之楼主是完全不感兴趣的,但是那天作死猫突然蹦哒着过来说要给我放.

 

 

【密聊】作死猫:弓箭手桑我给你炸海誓山盟好不好喵!

【密聊】楼主:你直接给我吧,顺带,我没点卡了帮我充100块钱吧。下次还你。

 

 

计划开始。

 

 

【密聊】作死猫:诶···哦好的····不过为什么要给你海誓山盟啊?

因为那种事情怎么能让你抢先啊。

 

 

【密聊】楼主:不要问:)

 

 

那个白痴,居然真的给充了100块钱。其实也不算什么吧,100元,但是对于学生党也是够悲伤了吧?那天楼主看着了充满的时间.拉黑了这个人,然后又采用了不期而遇的方法到处在人面前晃,

 

 

【近屏】作死猫:弓箭手桑····。

 

 

又是某天那个家伙在野外碰见的时候,突然的开口了。楼主赶快读取地图打算离开,而在离开的一瞬间,看见了聊天框对方打出了几个字。

 

 

【近屏】作死猫:我做错什么了吗喵·······

 

啊啊啊这家伙怎么回事这么一副可怜的样子真是让人看着厌烦啊!?

 

 

楼主有些无力的靠着椅背,说实在一瞬间真的有些动摇了,想回去告诉那家伙你没做错什么只不过是楼主一个新的放置play的玩法——哈?怎么可能啊这种事情,都做到了这种程度。马上,坚持。一直抱怨着那个家伙读不懂楼主的心思,但是,这一次读懂了呢。

 

 

真是有进步呢,笨蛋。

 

那家伙居然来学校找楼主了,估计是当时在YY说过在同一个学校的缘故吧,似乎还在挨个挨个教室问的样子。哈,明明问问天使长就好了,本来楼主就想要这家伙这样做的,不过真的是笨蛋呢······嘛不过也算是有点长进了吗?

 

 

那家伙探出了个脑袋,询问着窗边的人问这个班级有没有玩着那个游戏的人

 

 

——诶有啊,喂!Grora!有人找你!

 

 

被招呼了过去,我看着眼前的少女,诶居然还真的比我高啊真是让人不愉快——我的话想象过无数次如果两个人见面的话会怎么样,在学校集合,两个人互相拌嘴,然后我单方面的欺负她,学着通心粉他们去吃遍整个城市,学着围巾男他们什么一起学习,学着治愈师他们打游戏来一场PK,她哭着说我欺负她,我就笑笑。

 

 

——啊,看上去你以后还得慢慢习惯呢。

 

 

然后呢,一切的幻想也就换做了现在的现实了。少女看上去有些局促不安的样子,似乎已经问过了很多人了,居然还没放弃,这家伙也是对友情够执着呢。

 

 

”那个。“

 

 

啊,开口了。

 

”那个···是弓箭手桑吗·····。“

 

 

喂喂真是直入主题啊会被人当作是神经病的吧会不会聊天啊这个人。楼主苦笑了一下,有点不知道这么回答,总之看似有些懒散的插起腰故作轻松起来。

 

 

”诶是啊,怎么吗你谁啊?“

”啊我是——了!”

 

 

她说出了作死猫的ID,果然是那家伙啊。

一下子兴奋起来了,我觉得突然自己有些不忍心了起来。什么时候我也开始这么犹豫起来了啊?

 

 

”哦作死猫啊,怎么了吗?“

”那个····为什么弓箭手桑不理我了啊···“

“哈?”

“诶·····?”

 

 

作出了一直演练着的一脸惊讶的表情。

 

“那个账号我。早就没玩了啊。在那次YY赶完作业之后。”

“我说,现在那个账号里的家伙是盗的我的号吧?喂喂你被骗了吧?”

 

“诶——该不整个帮会都还以为是我吧?哈哈哈你们还真是笨蛋啊。“

”诶?不说话了?····你该不会被骗了什么东西走吧?“

 

 

 

 

100块钱到手后的拉黑,什么话也不说,什么也不理。

啊,这样想想真是完美的衔接在了一起了呢。

那么,喊你退帮的是另一个人,说要陪你的是另一个人,说要给你小鱼干的是另一个人,而且那另一个人只是为了博取你信任而说的那些话而已,你只是被一个网络骗子骗了而已。

 

 

对你温柔的是另一个人。

 

 

而我,是一直一直一直讨厌你的那一个。

 

说出了,也不打算回游戏后,作死猫走了。

 

 

我想着,也许一切都结束了吧,然后呢,只要做出最后一件事情就可以了。

 

 

我登上了游戏,一点开就是某个人的仇杀消息,就像是当初我追杀那家伙一样,现在变成了我被追,但是我可是不会逃的呢,看着我被那个红名砍倒在地——和这个故事的开头一样呢?那家伙的帮会又消失了,是退出了吧,我这样复活,被砍倒,复活,被砍倒,在最后打出几个字。

 

 

【密聊】楼主:你到底要干什么。

【密聊】作死猫:····把弓箭手桑的账号还回来啊。

 

 

·······该死的你就这么希望我动摇啊。

 

 

【密聊】楼主:啊啊——是暴露了吗?哦看上去这个家伙智商也不低啊,是是大不了还你就是了,100块钱。

——和那颗一直没有放的海誓山盟吧。

 

楼主掏出了那个海誓山盟,选择了对方,炸下。

 

 

【系统】江湖快马飞报!弓箭手侠士在浩气盟对作死猫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海誓山盟】!以此向天下宣告:弓箭手对作死猫之爱慕,天不老则爱不绝,地不裂则情不尽,海不哭则心相连,石不烂则意永存。无畏世间险阻比天高,誓要长相厮守到尽头。织纤云以为誓,填银河以为约,托飞星以传情,搭鹊桥以相聚。若是汝心正如我心,比翼双飞笑傲江湖!

 

 

··········。

也算是,说出来的了吧?

 

 

虽然对方永远不会知道是自己,但是,说出来也挺好了吧。

楼主突然感觉到了轻松。

不会,后悔了吧?

 

下线。将100块钱为对方的账号充上。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连整个游戏都A掉,或许是怕在这样一个小小的世界里又遇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吧,趴在了桌上,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已经那种不甘心的感觉。

 

 

会忘记吧这份感情。

会忘记吧这次回忆。

 

 

会结束——不,已经结束了吧,这个故事。

 

 

回忆道这里的时候,其实怎么说,该说是平静还是不平静呢?

既然已经被封好了,就绝对不会再打开了,楼主这样想着。

就是这样一个Bad End呢——或者说Happy End其实也不过分呢.

 

 

没有所谓的真结局

那么,我与那个家伙的故事,就彻底的结束了

 

 

很感谢呢,一直看到现在的人,如果楼主那无聊的经历,会让人有一丝的不认为无聊的感觉已经很开心了呢。但是抱歉,最后还是没有让人看见期待的欢乐美满呢,啊啊——

 

 

谢谢了呢。

 

 

那么,谢幕。

 

 


评论(1)
热度(31)

© 简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