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谖

肖像子
微博@Alela-Grora 百度肖像m_mary
海囚/Ib/原创 圈多坑杂
姑且算是个写手,很少发文。
CP相处方式戳萌点都行。
R18洁癖。
以上

「灰色庭园」未成品(Grora X Ater)

【通感症设】【学院设】【ASK点文】


01.



「喜欢音乐吗?」

「唔···虽然不太了解但是我很喜欢听歌哦!!」

「哦。」



画室的落地窗折射了落入的阳光,轻轻的铺满了整个木质地板上,白发的少女握着画笔在画布上轻轻的刷上了色彩,白色与黑色的猫咪蜷缩在其上,被阳光抹匀的颜色变得格外温柔。另一个少女大大咧咧的张开腿,将双手放在之中那小块椅子的位置上助力微微前俯着身子看着对方的话,突然进行了简短的对话,然后陷入沉默,两个人再无言。





02.



Grora忘记了什么时候开始自己有了那样的症状,比如听音乐时可以品尝到味道,看图画时可以听见音乐,吃东西时可以看到图画,当时年幼的自己以为自己成为了神、或者是其他什么超能力者,而后面才知道仅仅是一种精神疾病罢了——通感症,完全不浪漫的说法。



不过她也并不是什么追求浪漫的家伙,不过也从那个时候明白了,在这个世界上只要稍微特殊的人,就只会沦为精神病罢了,还是有种强烈的落差感吧?就算不用吃药没有什么大碍最后还是被人说出精神病。



啊啊,真是糟糕。



但是她反而选择去享受起了这份特权,毫无隐瞒。





03.



她与Ater的相遇太简单了,简单到她认为在那名为青春的画布上不值一提——倒不如说更像是让人发笑的笑话罢了。她仅仅是日常的课后,告别了委员长从学生会出来,独自一个人来到了活动室将小提琴架起打算好好品尝一下今天的课后甜点,却被突然开门的杂音所打断。



——吃上去像是放了一个星期的薯片一样。



Grora舔了舔唇,试图清除掉口中的味道。该死她早就向学生会申请了要修一修这门了,白色的发丝比主人探头的动作先一步探入了空间,随后是少女赤红色的瞳孔,与自己一样的校服,主人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小心翼翼的开了口。



「那个······可以入社吗?」



Grora呛了一下,她没有想到在这里高中三年来居然会真的有人来入社——毕竟社长是个所谓的神经病的情况下,干脆就放下了小提琴从书包里掏出了被委员长逼着每天带着的一大堆资料,然后从中翻出了入社申请书递给了人,对方很快的就填好了,Grora将申请书拿起来,少女的字迹稍微有点潦草——反正看上去就像是不美味的样子,名字是····Ater?



「那么欢迎加入音乐部。」

「·····诶?不是美术部吗?」



这家伙就是一个笨蛋而已,Grora这样下了结论。





04.



「啊啊···走错啊,那么这张申请我就不交上去了,绘画部的话是——」

「那个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Grora耸了耸肩,将申请给折叠起来打算随便处理了,开口刚想给对方指明绘画部的方向就被少女带着略带好奇的声音所打断,愣了一下视线回到了对方身上,明明是高中生却还是稚气未脱的样子,虽然感觉自己倒是没什么资格说,不过这如同小孩子一般的话题跳跃思维却的确让Grora有点哭笑不得。



「Grora了,Alela·Grora」

「哦····那么我叫——」

「我知道了你叫Ater.」

「诶诶诶怎么知道的!?」



噗嗤了笑出了声,Grora看着眼前的少女突然涌起了一种好好欺负一下对方的想法,稍微勾了一下自己前额的刘海有些狡黠的微笑起来。



「我可以读心哦。」



而眼前的家伙真的信了,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Grora不断的给Ater重复其实刚才是开玩笑的自己是看她申请书上的名字才知道的,然后看着对方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



「没事的就算是会被读心也不会躲Grora呢!」

·······喂你听我说话了吗?



「不过难道是因为被读心所以才社团只有一个人吗······」



······。



气氛突然急转,Grora腾的站起了身,收敛起了一开始的开玩笑的气氛走到了对方面前毫不客气的抽走了某张对方拿在手中把玩的乐谱,无表情的看着对方茫然的眨了眨眼睛,Ater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说了那句话后对方会如此生气,真的很失礼吗?笨蛋的脑子仅仅是把自己所想的说出来而已。Grora深吸口气下了逐客令。



「不是因为读心,不过也确实是一个人,小社团什么的抱歉了啊,那么绘画部在二楼的楼梯右手边,祝你社团活动愉快,出去吧。」



「不要。」



小声而坚决的,Ater开了口。



「Grora一开始拉的小提琴一开始听到了,很喜欢。」

「而且这样的话,社团就不是一个人了呢!」





05.



Ater不知道Grora有没有将那张入部申请交上去,但是对方是默认了自己在每天放学后来到那个活动室,坐在刚好可以晒到太阳的位置,享受着夕阳的余晖然后听着Grora拉上一曲小调,因为光线的缘故,少女的轮廓被勾勒得稍稍柔和,闭着双眼仿佛沉浸在其中,手指轻微的动作都改变了每一个跳动的音符,Ater稍微有些入神了。



在拉上两三曲后,Grora会放下小提琴完全提不上礼貌的招待而端来一些茶和点心,坐在对面一边晃着脚一边看着Ater吃,然后让对方自己去收拾了垃圾后锁上活动室的门,然后一起走到校门口分别。



那一天很平常,Ater一如既往的来到了活动室,在打开门后看着那自己一直坐着的地方被某个东西占据了,铺着洁白的画布,木制的画架,因为不知道如何随意放置在地上的一些美术用品,Grora停下了演奏的动作。



「看你每天很无聊而已。」



然后现在就变成了在黄昏的已经不能说是音乐社的活动室之中,她画着画,有些时候是景物,有些时候是对方演奏的样子,有些时候是心血来潮的涂抹,让Grora意外的是这个笨蛋居然也有擅长的东西,她看着对方绘画而耳边传来的小调,偶尔会被自己记录下来演奏给对方听。



「Grora的曲子很厉害呢!」

「是啊我也觉得我能记下笨蛋的曲子很厉害呢」

「诶?」

「没什么。」



Grora轻笑了一下,又重复了一下话语。



「没什么。」



06.



天气越来越炎热,烈日送来的唯一夏风最后被磨得只剩风铃的摇摆,甚至已经热到懒得动的Grora只是躺在了地板上,试图让自己凉快一些,这闷热的天气加上那该死的精神疾病让自己的耳边现在如同重金属摇滚乐一样快炸了。



「Grora还好吗」

「不好。感觉不行了。快死了。」



Ater歪了歪头,便小踏着步子从Grora身边跨过去,Grora无言的躺在地板上,看着对方画架上所画的画,自己与对方的轮廓还稍微可见,明显的未完之作。这是Grora的提议,说毕业的话仅仅是毕业照太无聊了,干脆你这个笨蛋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如何?轻笑了一声,Grora翻了个身趴着,木制的地板很干净,也很凉快,这让她耳边的嘈杂稍微减弱了一些,有点困倦起来闭上了眼。



「给!」



突然脸颊传来的冰凉,与少女的声音强行的插入了自己耳边的喧嚣织成了一段轻快的旋律,Grora微微一抖向侧别过脸避开那突如其来的温度,抬头看见了蹲下的少女,手中握着一罐冰冻的柠檬汁,而脸上因为汗水而打湿黏在额头的刘海以及起伏略快的胸腔看得出对方是跑着回来的,对上了自己的视线,Ater笑了起来。



「给,Grora!」







07.



结果那幅画再也没有完成。



在那个孩子连续三天没来社团活动后Grora敲开了对方教室的门,而面对着的只有对方桌子上摆放着的那瓶花而已,稍微与邻桌的黑发少女打听了后,便离开了。Grora认为自己没有什么必要记住对方发生了什么,仅仅是重新回到了那副画架面前,坐下,看着那幅画。



刚刚抹上了颜色,还未完全铺垫完成就已经被定格在了这里,耳边的旋律响起,那是眼前的线条与颜色所构成的乐谱。Grora深吸了口气,又一次将小提琴架起,深深的拉下,如同以往一样



——就像遇到那个孩子误入这里以前一样,一个人的演奏。





「喜欢音乐吗?」

「唔···虽然不太了解但是我很喜欢听歌哦!!」

「哦。」





「——那,毕业后,我给你一首曲子吧。」



「诶!!可以吗好棒诶!!」

「前提是,你这个笨蛋得先画幅画。」



手指在对方的眼前晃了晃,Grora笑着看着眼前的家伙如同小孩子一样兴奋起来。



「你看,光是毕业照不是很无聊吗,那你画幅画呗。」



之后就把那幅画给编写出旋律演奏出来,献给你的歌而已。







08.



「呐Grora前辈有打算把毕业典礼那首未完成的曲子补完嘛?」

「是啊是啊!很好听来着呢!」



「啊啊——虽然你们很期待,不过抱歉呢。」



Grora笑了笑,视线微微看向了音乐部的方向,随机又垂下了眸子。



「那首曲子只能是。」

「未成品罢了。」





Fin。


评论(6)
热度(11)

© 简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