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谖

肖像子
微博@Alela-Grora 百度肖像m_mary
海囚/Ib/原创 圈多坑杂
姑且算是个写手,很少发文。
CP相处方式戳萌点都行。
R18洁癖。
以上

「灰色庭园」LIFE (Grora X Ater)

活在昨天,活在今天,然后依旧在明天活着。这个世界改变了太多而停滞堆积的时间不断的蔓延开成为了这个独立的空间,Grora只是打发着无聊的生活,想起了记录一下时间,在起床的时候在心中默念下一,而第二天便是二,以此类推下来。偶尔忘记了那么久从一再来一次——反正也是什么没有意义的事情不是吗?



完全没有实质的行为,从战争结束后过去了多久了?到底是过于漫长的一天,还是已经经历无数的日夜了呢。在战争的时候,她活下来了,在现在的时候,她依然活着——活着?总之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消磨着漫长的人生的行为姑且称为活着,记得以前和天使长那家伙讨论过「喂,你明明说只要把恶魔全部杀了就可以吧?」得到的回答只是对于战争时期的沉默而已——过去自己的信仰被全部推翻。



镜子之中的自己是笑着的呢,微微触摸上了无机质冰冷的镜面,Grora嘴角的弧度再一次的上扬起来,她并不是觉得什么事情开心或者让人烦闷,单纯觉得笑着总比冷眼旁观要好很多吧?睁开双眼,看见的是已经血雾退散的空间,呼吸,没有了尸体腐臭味的空气,站立,地上的污秽残渣已经消失不见。她活着跟随着这个世界的时间流逝进行着各种各样的动作,虽然如此,却总让自己有种还停留在过去不前的感觉。



「啊啊啊烦死了——」



完全没有感情蕴含其中的抱怨,或许这样的事情真的让Grora有些烦躁吧,咂了一下舌拍了拍自己的脸扬起了一个笑容,于是今天自己也是活着。假设对其他人抱怨太辛苦了也只会笑着被你哪里辛苦了而打趣回来吧,她也是耸了耸肩毫不否定,除了追那只黑猫外自己似乎真的没做什么有意义的事情——或者说那件事情其实也没意义?



本来是以「杀了对方」为前提的事情,现在连这个前提都抹消了只是进行着过程而已,我真的不能杀了那个家伙吗——?这样在心里反问了一下自己,杀掉的话估计自己也会被天使长那个家伙干掉吧,自己对自己说了一个丝毫不好笑的笑话而也极其配合的干笑了两声,嘛现在也算是有趣那就这样吧。



「Grora桑真的好可怕啊」

「没见你挖我眼睛的时候这样说过」

「早知道······」



偶然的谈话,Grora心情颇好的摇着勺子这样抵住了对方的脸颊上微微一笑重复了一下对方嘀咕着的话语可以听起的那几个字示意继续说下去。



「早知道?」

「早知道就不挖Grora的眼睛了····。」

「说得真好听」



这样毫不犹豫的打断了对方的话语收回了自己的手,少女撇开了自己的视线叉腰站在了一旁耸了耸肩,或许对方现在认为不会挖自己的眼睛是真的——也是笨蛋的脑袋才会想出的事情,她讨厌对方一副内疚的恶心表情,但是却将这个作为欺负Ater的借口乐在其中着,但是对于对方的这个回答,Grora只是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的眼罩,重新将视线转回到这个马上就要逃跑的少女身上。



「如果再来一次的话,你还是会那样做吧?或者说——再一次试图把我杀了也有可能吧?」

「为什么Grora要一直想着那种事情了,现在活着——不是很开心吗?」



短暂的沉默,Ater歪了歪头仿佛没有听懂对方的话一般,却笑起来将手背在身后不再决定逃跑。Ater对于这样的生活总是坦然的接受了,但是却没有否定自己的假设——不,假设又有什么意义呢?微微勾起了一个笑容,将手中的勺子握紧。Ater见对方没有回答又眨了眨眼,像是考虑一样的补充道



「不过Grora很厉害的也不会死掉呢」

「你的意思是你还想在挖一次我的眼睛吗?是吗还真的是谢谢夸奖啊」

「那么就原谅Ater嘛···」

「才不要,你给我过来你这个家伙。」





今天还活着吗?还活着呢。只要是活着就好了呢,既然不愿意放下过去的话,那么就背负着继续前进下去吧,这个世界的日常还会持续下去,而自己的人生也会持续下去。嘛打个比方,那种就算眼中泪水都在打转了,却又不得不微笑着的在这幸福中继续吧。但是啊——



「我可是绝对不会哭的呢」

「诶?」

「没事,你还我左眼」

「唔啊啊啊!?」



The Gray Garden





fin。


评论
热度(1)

© 简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