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谖

肖像子
微博@Alela-Grora 百度肖像m_mary
海囚/Ib/原创 圈多坑杂
姑且算是个写手,很少发文。
CP相处方式戳萌点都行。
R18洁癖。
以上

「灰色庭园」监视者与试验品(二)【未完】

本文有改变原作历史自我满足要素。

CP为Grora X Ater挖眼组为主

大战时期前辈组为辅。

假如那时天使胜利了,恶魔小姐与天使小姐的故事。

【Chapter 1】

如Grora所愿,他们相遇了。略带咸湿的空气夹杂着淡淡的血腥味,可以看得出是俘虏是生活在一个怎么样糟糕的环境之中,Wodahs打开了牢门将钥匙交给了Grora后便匆匆离开——如果不是必要他对于污秽倒真是极度厌恶的,对,污秽。但Grora不介意,她觉得那在战争中死掉的心又重新跳动了起来,然而当她看见Ater的一瞬间,却有着那么一丝的失神。

被剥离到一半的翼是防止逃跑的对策,血块凝固裹上了翼根将原本的黑色更加覆盖上一层束缚的色彩,牵连着仿佛下一秒就会完全脱离身体一般,Ater原本白色的长发现在也是沾上了血垢,在地上机械的喘息着,像是快要死了的野猫一样

——真是狼狈啊,Grora并没有什么同情心,但看着对方这样子也不会觉得开心,那家伙也是离开了主人,那魔王的命令,完全不知道怎么做的家伙啊。一声嗤笑,Grora用脚踹了踹地上的人。

「哟,Ater,用你那智商缺乏的脑子来回忆一下我是谁怎么样?」

听见了对方的声音后,Ater抖了抖耳朵,明显是注意到了什么一般缓缓的抬起了头,同时脸部的肌肉微微牵扯抽动而露出一个笑容,蓬头垢面的狼狈神情,然而那血红色的双眼中却依旧是毫无掩盖的贪婪

Grora有点厌恶的别过头,她讨厌这家伙的笑容,在那个时候也是,像个白痴一样,完全不知道什么为罪,所以认为自己就算做错了也不会被定罪吗?啊啊就算是神原谅了这家伙,自己可不是什么具有包容心的家伙要去宽恕她呢,所以,制裁就交给自己吧。

因为许久没有说话的缘故,嗓子仿佛黏在了一起干哑的声线,在Grora的耳中听来无比尖锐。

「Grora——天使小姐喵?」

「啊你还记得我真让我感觉开心呢,居然低估了你的智商。」

略带嘲讽的调侃了对方,不紧不慢的蹲下拽着对方的肩膀而稍微提起与自己平视着,Grora的口吻仿佛在与天使长谈论今晚的晚餐是什么一般显得格外轻松。

「那么作为奖励,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Ater.」

「一.你将会被带去一个比现在好无数倍的地方而且吃喝穿不愁只顾乐呵就行了。」

「二.你会被我洗脑成对人服服帖帖的好姑娘——听上去不错吧?」

Grora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对方对方说出来,或许只是想要看看对方知道后的反应,一丝坏笑在嘴角浮现,在后一句中故意使用了疑问,然而Ater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对于她来说,其实只要遵守魔王的命令就可以了,眼前的天使却第一次勾起了猫咪心血来潮的本性——哦,不过在这种时候,也无所谓了吧。

「Kcalb大人的命令是接受吗?」

真是让人厌恶到了极点的一句话,Grora突然感到了无趣,眼前的这个家伙也不过是一个为了战争制造出来的人造品而且,只是因为白痴透顶突然对自己的眼球感兴趣了才挖掉的,而除了那件事其他全部都是根据什么Kcalb大人,Kcalb大人的命令来的,Grora歪了歪头眯起了眼睛看着眼前的恶魔。

哦,既然你这么听从创作者的命令。

那么干脆就让我顶替掉你记忆中的那个位置如何?

反正是没有心的恶魔,光听命令就可以行动,那样的话自己说什么也可以招办吧,无论是让跪着求饶还是什么的,或许假如玩腻了让她去自杀也说不定挺好?——反正,这家伙没有心不是吗?

Ater还在等待着回答,Grora注视了一下对方的眼睛,却并没有开口说话。她认为自己也是性格糟糕到了极点了,或许在自己这边的神创造自己的同时,就也给自己编写入了所谓极度厌恶Ater的程序吧,啊啊算了打住打住,她可不喜欢这种说法。

她讨厌Ater,仅仅是因为她自己选择了讨厌那家伙而已。

【中场休息,明天补完】

评论(3)
热度(2)

© 简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