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谖

肖像子
微博@Alela-Grora 百度肖像m_mary
海囚/Ib/原创 圈多坑杂
姑且算是个写手,很少发文。
CP相处方式戳萌点都行。
R18洁癖。
以上

「灰色庭园」你的男票请签收☆(Grora X Ater)

关于快递员和NEET大小姐的故事。

也许会更新。


01

「呜喵.....」

白发的少女有些困倦的翻了个身,自从自己的双子出远门以后自己就陷入了绝赞的自暴自弃状态——工作也不去了,一天睡的时间有两位数以上,精通了所有方便面的品种,偶尔写点文章(小学生作文杂志)赚点估计只有两位数的外快,勉强还活着。

Ater朦胧着双眼,仿佛还在思考自己现在在哪里,打了一个呵欠,纯白色的头发因为睡眠的缘故有些凌乱,直接将体恤当作睡衣穿上,赤色的双眸蒙上一层水雾,在下一秒又一次躺倒在了床上。突然手机响起,抱怨似的蹭了蹭被子,再一次睁开眼。

「啊.....快递到了啊....」

像是在回应自己一般,响起了门铃声——这个就不能等了,立刻翻身站起随手将短裤穿上后一边说着请等一下一边冲过去。

Grora听着门内发出了巨大的响动不由得抽了抽嘴角,而在深呼一口气打算再一次敲门后门被嘎吱的打开,白发的少女扶着门把揉着刚才摔倒的地方,在抬眸后寻找了一下最后才将视线停到了下方。

「诶....小学生?」

喂Wodahs我可以把东西扔客服脸上吗?很艰难的保持住了微笑,Grora看上去有点火大,在心里叨念着自己上岗第一天还不想失业后摆出了一副职业性的笑容。

「抱歉您的快递请签收」

「啊啊!谢谢!刚才真是抱歉了啊——」

啊啊谢天谢地这个笨蛋女人总算反应过来了。

「快递小哥!」

……well失业就失业吧,手中的物体在对方还没接过的时候落到了地上,Ater有些诱惑的看着眼前的人,Grora拉了拉自己的帽子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关节。

「啊....啊啦.....」

Ater在想自己是不是关门比较好。


02

最后被Wodahs(威胁下)按着头道歉了后,对方也伤痕累累的笑着说没事敷衍了过去,但是Grora对于Ater产生了某种巨大的执念以至于承包了对方的所有快递。

要不换公司吧。Ater这样想着。

「你敢换公司试试噢?」

与此同时Grora这样说了出来,一脸你怎么知道的Ater脸色有些难看,而对方满意的看着自己表情笑了起来,耸了耸肩最后对于Ater死缠烂打的问自己是怎么知道的也是闭口不谈。

「哦我知道了!Grora一定是堕入凡间的天使!」

某一天对方在接过快递的时候这样说了,Grora再一次抽了一下嘴角,这家伙不去写什么下三滥的在小女生之间很流行的言情还真是可惜了啊,Ater倒是很接受自己这种说法的样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自言自语了起来。

「——嗯,Grora一定是天使....唔?或者是恶魔?因为好凶而且一点也没有书上说的天使可爱了....不过身高的话也许是小精灵?唔....小妖精?」

「不可爱真是抱歉了啊来我马上送你去见真的天使」

「唔诶诶诶诶?!」

才反应过来自己讨论的对象还在自己眼前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看着自己,Ater不由得冒出一丝冷汗,想要将东西从对方手中拿过来却怎么也扯不懂。

「呀,Ater小姐你怎么还不拿快递啊」

「那么我就把这份快递和拿着它的你的手一起寄回去咯?」

「地点是——天堂呢」

看着一脸是时候该上路的Grora,Ater愣了一下然后......眼中溢出了透明的液体,在发出声音的一瞬间抽离了自己的手转身,摔门。这次换Grora愣住了。

「——诶?」


03

「喂喂你不会真的哭了吧?」

明明自己就是罪魁祸首这种时候却不知道为什么头痛了起来,Grora有点良心不安的敲了敲门,小心翼翼的询问了,得到的回应只是对方的啜泣声。

「......喂开玩笑的了又不会真杀了你。」

似乎真的把对方吓到了Grora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刚才的自己真的有很恐怖吗,对于自己的压迫力毫无自觉的,Grora谈了口气。

「喂你这样不签收快递我也是很头痛的啊」

「放在地下,Grora回去就可以了...」

带着轻微的哭腔Ater的声音却十分坚决,喂有必要这样吗?女人好麻烦啊,啊啊......有一种脱力感让Grora觉得对方才是上帝考验送来断送自己事业的恶魔,如果能够熬过这一关自己就可以真的升天当天使了的错觉,无奈的叹口气,靠着门也不管地上的这样坐了下来,故意调大了声音。

「那我放在这里咯——?」

然后恢复了沉默,门内开始小声的发出声音,似乎在确认Grora有没有走,Ater望向了猫眼,发现对方的确不在范围内后松了口气,打开了门,向下看去。

「哟。」

「呜啊啊啊啊啊!!」

在对方打算关门的前一秒挤了进去,而抓住Ater的衣角一段Grora将自己拉起来的同时由于力的相对作用也将对方狠狠向下一扯随着Ater惊慌的后退,这样,完美的倒在了对方的身上。身下的家伙还在挣扎着——有一种第二天就会看到「白发女子惨死室内」这样新闻的错觉,Grora眯起眼眸扣住了对方的手固定好以免自己被甩下去。勾起一个笑容。

「抓到你了,Ater......」

「呜啊啊啊别杀我别杀我Ater错了Ater不想死呜啊啊啊啊啊」

这家伙电视剧看多了吧。这是Grora的唯一想法,吹了个口哨平静的等着对方说完了一堆求饶词完全不为所动。

「呜....呜呜.....」

「说完了?」

「嗯......」

「所以——谁要杀你啊白痴。」

毫不犹豫的弹上对方的额头,轻呼了一声痛后Ater似乎也冷静下来了——到不如说茫然起来了看着上方的Grora

「Grora....不会杀Ater?」

「那是犯罪好吗。」

......

沉默了一下,Grora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而Ater突然开了口才让自己想起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那个....Ater的快递呢?」

似乎还丢在门外来着,丢失客户包裹什么的那种事情还是饶了我吧,默默的在心中祈祷着但愿不会有什么缺德家伙顺手捡去,Grora起身快步再一次推开了门——然而原本放着快递的地方现在只是一片空白。

「.......」「怎么了?Grora....?」

「....你这家伙绝对是来断送我的事业的。」


04

「Grora...看上去很累的样子。」

「是啊谢天谢地我居然没被那个家伙扫地出门啊,被叫把下个星期的工作量也全部做了...不过也算是结束了」

看上去有些疲惫的少女低着头,在将快递塞给了对方后无意中扫过了上面的标签——「超辣泡面」

「啊...你喜欢吃这种东西啊?」

「唔这个是午饭了」

「哦午饭啊...等等你无法吃这个!?」

「唔....不然我买干什么呢?」

「.....你给我等着。」

灰发的少女死目的看着眼前一脸理所当然的对方,闭上眼按了按太阳穴,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像是说已经完成了工作能不能下午请假什么的,在最后不由分说的表示了啊就这样决定了挂断了电话,嘴角上扬看着还处于状况外的Ater,Grora恶作剧的摘下了工作的帽子扣在了对方的头上。

Ater晃了晃眼前一下昏暗起来,在不知所措的将帽子稍微推起来一点后看着眼前的少女,灰黑色的发丝落下,叉腰带着一丝调笑的看着自己——不得不说这样看着对方真的更要像个女孩子一点。

「Grora好可爱」

「诶?」

「这样是Grora更像是女孩子呢,很可爱呢」

毫不忌讳的弯起了眸子对对方称赞了起来,Grora愣了一下像是有些不知道应对这种情况的咂了一下舌「白痴,走了」向前几步快速的拉下自己的帽子重新戴上拉着帽沿试图遮住自己的脸。

「诶?去哪里?」

「给你喂猫粮——开玩笑的,去吃饭吧,我也正好没吃。」

「欸欸?唔....那为什么Grora还要戴工作的帽子呢?」

「我乐意了,快走了。」

抓起了对方的领带,向前拖去。


05

「Grora桑的工作是把东西交给别人吗?」

某一天少女突然这样问了起来,看着对面悠闲的在这里翘着班完全没有紧张感的Grora,Ater托起腮歪了歪头。

「诶嘛也有从别人那里拿快递然后送回公司的情况」

像是被问住了Grora与对方一样歪头思考了一下,自己都不怎么确定的样子完全的呈现了自己的工作态度,却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的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让Ater不由得打了个冷战赶紧移开视线。

「诶——这...这样啊,Ater没有少女东西可以寄呢。」

「不啊,有一件东西啊。」

从椅子上起身,Grora嘴角弧度上扬指尖点上了对方的胸口,刻意的为了营造气氛一样的压低了音量凑近了对方的耳边。

「我要拿走的东西啊,可是你的心啊☆」

「......」

「......(自己把自己恶心到了)」

「......」

「你他妈配合一下害个羞好吗!?」

明明想要看对方吃瘪的样子反而自己被自己恶心到了浑身鸡皮疙瘩的程度的Grora小姐像是触电一样的推开了眼前似乎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家伙,抽了抽嘴角拍了拍自己的脸似乎冷静,Ater只是眨了眨眼。

「——心脏什么的好可怕啊!?」

「不..不是那个意....算了,你就那样想吧」

也对,指望对方能够听懂自己调戏的自己也是个白痴。高估了智商了,Grora小姐觉得自己有点脱力,无力的重新坐在了椅子上。

啊啊...路还很长呢。


评论
热度(6)

© 简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