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谖

肖像子
微博@Alela-Grora 百度肖像m_mary
海囚/Ib/原创 圈多坑杂
姑且算是个写手,很少发文。
CP相处方式戳萌点都行。
R18洁癖。
以上

「灰色庭园」关于遗忘(Grora X Ater)



Grora快忘记了那场战争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而在摆弄着桌面上的三菱镜这样看着阳光折射入其中映出的虹,整个人慵懒的趴在桌子上点击着棱镜的最尖端,指腹的凹陷传来的轻微的刺痛,让本来觉得就要这样进入沉睡的自己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啊啊真是无聊,在步入了和平之后反而毫无实感的将所有的工作推给了天使长那个家伙,自己则是一直无所事事着。这让Grora拥有了更多的机会来整理以前的事情,而她自己却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发笑起来,所有的情感都是会被时间冲淡的,而跟不用说是有着漫长生命的天使了。



所有的感情都会淡去,对于同伴的信赖,面对死亡的悲伤。

——包括对于敌人的怨恨。



说起来,她当时记得自己觉得会恨某个家伙一辈子来着,某个家伙,谁来着啊?又是因为什么来着?过长的时间导致了自己记忆的空缺,像是想要回忆起一般手指轻轻的触摸上了自己的左目,自然的闭合而感觉到其中的物体却让自己感觉到了一丝违和感。像是找到了一根丝线一般Grora眯起眼继续回忆着。



那个女孩没有逃开自己所射出的流矢,而莹白色的箭这样划破了空气冲向对方,猫耳的少女笑了,原本无表情的脸上现在明显的肌肉拉扯出的一个让人无法忘记的笑容——就仿佛是小孩子得到了自己所喜爱的东西一般的快乐、以及贪婪,Grora愣住了,这样看着对方虹膜上投影出自己所射出的箭以及此刻自己一副不可置信的脸。



啊对了,自己是恨着这个家伙来着。带着一张看上去就白痴的脸完全不考虑后果的,仅仅是因为一时心血来潮而没有杀掉自己、却挖掉了自己的左眼。屈辱,这对于Grora来说,原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失败,起码而不会败在一个笨蛋手里,在左眼缠上了绷带而醒来时说的第一句话就是。



「——杀了那个家伙。」



她是一个比较自大的人吧,天使让人讨厌的自尊心不允许她这样败给对方。这样轻声呢喃着而抚摸着空洞的左眼,仿佛那一刻将身体一部分夺取的疼痛还在骨髓中隐隐作痛着,杀了她,几乎是厌恶到了极点的内心的喊叫,Grora勾起了一个自嘲的笑容。明明是弓箭手却失去了一只眼睛,被建议过似乎要换一个战斗方式。



而Grora只是愣了一下,下一秒就如同听到了一个好笑的笑话一般不顾形象的笑起来,在戛然而止的同时站起身丝毫没有犹豫的走出房间同时扣上了自己的弓,动作如此流畅,如同失去左眼前一般——既然自己是输在了这箭上,那么也用这箭将对方杀死吧。



事实证明她也的确成功了,经过了无数次的追逐,而对方选择放弃了。在最后一刻转身露出微笑下一秒就被贯穿了身体,而彻底的——将这场报复给结束了,之后神魔和解了。她并不后悔杀了Ater——似乎是叫这个名字来着?而她也从来不会因为自己的决定而后悔,



唯独不知道为何不想恢复自己的左眼,没有原因的,或许是准备将这份怨恨一直记住吧,连着对方一起记住,但是在最后也只是看着镜子中已经恢复完好的自己的左目发起呆来——对方已经死去了自己也没有必要继续那样,强迫吗?还是自己自愿的,她选择了恢复,而Ater简直就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喂,你真的恨过一个叫Ater的家伙吗?



她这样反问了自己,而没有得到回答,这样勾起了嘴角的弧度,将所有的思绪一并与肺部的空气吐出,她忘了那个家伙,忘记了自己曾经怨恨过那个家伙,忘记了曾经那份怨恨的情感。现在对于自己来说,Ater不过是过去的一个恶魔而已,甚至连似乎存在过都不清楚。



与自己无关。



这样托起了自己的腮看向了城外的矮墙头上方蔚蓝的天幕洒下的阳光,不符合明媚的黑色窜入了眼帘,极其敏捷的从上跃下,然后逃出了自己的视野范围内——普通的一只黑猫而已。啊啊·····泛起了一丝苦笑,舌齿间的触碰,轻轻震动着的声带发音,这样将气流挤压成了仅仅几个字母。



「A··t··e··r」



总有一天,会彻底忘记吧。



fin。


日常搬点旧货。


评论
热度(3)

© 简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