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谖

肖像子
微博@Alela-Grora 百度肖像m_mary
海囚/Ib/原创 圈多坑杂
姑且算是个写手,很少发文。
CP相处方式戳萌点都行。
R18洁癖。
以上

「灰色庭园」监视者与试验品(一)

本文有改变原作历史自我满足要素。

CP为Grora X Ater挖眼组为主

大战时期前辈组为辅。

假如那时天使胜利了,恶魔小姐与天使小姐的故事。


【Chapter 0】


草草的在纸张上书写着什么,略带敷衍的少女的字迹呈现出来,蘸水笔的断断续续让Grora有些不快,咂了一下舌后她还是将其塞回了墨水瓶中,有些无力的靠在了椅背上,嘴角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丝欢愉的笑容,手轻轻的盖上了自己左眼上的布料,轻轻的默念起了那个名字。

「Ater.」



今天的天使阵营是不眠的,高歌着胜利的庆祝而举杯痛饮,就连向来不苟言笑的Wodahs都象征性的举杯,神高高在上的坐着,看不出战胜的喜悦,也不能说是不快,那就暂且将神没有流露出不满当作是开心吧。Grora没有穿正装,她讨厌那种过于束缚的服饰,举杯混入了人群中,手肘轻轻抵了抵Sherbet.

「喂疯子,俘虏神打算怎么办。」

「哟矮子今天的话也是这么难听啊。」

轻轻停顿了一下,与Grora一样没有穿正装的天使并不急得回答对方的问题,慢悠悠的调侃了对方一句后,拉扯着围巾略显阴沉的笑起来,冰蓝色的眼眸半眯,毫不忌讳的直视着神,用下巴指了指那个方向。

「看心情呗,或许什么时候不开心就拉出来杀了呢。」

无厘头的答案,但是Grora认为这也许真的是他们的统治者的风格,借着话茬Sherbet叨念着起希望去下面看那个绿头发的恶魔——哦大概是绿色?Grora没有听,饮了口杯中的饮料有一句没一句的应付着,像是看出了对方的心不在焉,Sherbet吹了个口哨,便不再说话。

天使胜利了。

在那黑与白的战争当中,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践踏过恶魔的尸体,被神所宠爱的孩子们自然是胜利的一方,在最后直接俘虏了对方的统治者关入了地下,那之后的Grora就不感兴趣了,她在意的只有一个,甚至到现在想起握着杯子的手都颤抖了起来。

挖掉自己眼睛的那个家伙,对,那个白痴恶魔。一样处于战俘之中,那个换个说法,那是战利品,而Grora理所当然的认为那是自己的,毕竟挖了自己的左眼,被恶魔的手强行的插入了眼眶的厌恶感,仿佛要呕吐了一般的反胃,Grora觉得自己并不是以德报怨的人,况且是敌人、是恶魔,所以她很自然的只关心如何报复那个家伙而已。

那之后时高阶级天使关于恶魔的处置的会议中给了她一个很好的主意,如果现在说的话,不如说是最坏的,被抓获的恶魔被送入了名为集中营的地方,随意处置,Ciel在听见这个提议后稍微有些不安起来,在会议上稍微低着头,叩响了桌面引起了众人注意。

「不能······改造然后和平相处吗?」

「噗,小Ciel呀,可别用你那聪明的脑子去考虑那群恶魔了呢,那可是在出口和食物面前会毫不犹豫扑向食物的仅仅遵从本能的一群家伙呢。」

Rigatona发出了一身嗤笑,略带嘲意的咧嘴看向了那个大小姐,Ciel没有什么表情变化,良好的教育让她说话时总是注视着对方的眼睛,然而今天却不知道为何的避开了,微微开口想要说些什么辩解一样。

「但是······」

「好了好了干脆我有个提议。」

举起了手,Grora将话题打断,在众人的视线转向自己后勾起了唇角。

「我说,为什么我们不随便抓一个恶魔洗掉她的记忆重新改造?看能不能和平相处呗,如果不行的话,直接杀掉销毁也无所谓了吧。」

「嘿~挺有趣呢那么我赞成咯?」

像是知道了Grora要做什么了一样,Sherbet也笑了起来,随即举起手表示同意,神自始至终没有说话,Rigatona挑了挑眉,她处于无所谓的态度,但是或许是处于想要看看这两个人一唱一和的家伙到底要做什么的举起手,Ciel也像是得救了一般举起手表示赞同。

「Etihw大人的意见?」

Wodahs一直是站在Etihw身边的,偶尔Grora会嘲笑他地位意识太重了,但是他也习惯那以侍奉的形式对待神,就算已经结束了战争。轻轻的将一叠文件竖起敲了敲桌面示意所有人安静下来,几乎是不加如何多余的词汇——虽然对于Grora来说那个敬语是完全没必要的,Wodahs并没有做出决定,平静的瞥了Grora一眼后看向了Etihw.

「无碍。」

「那么——」

像是早就知道对方会这么说一般,Grora弯起了眸子有些狡黠的笑起来,一只手托住腮另一只手毫不礼貌的把玩着自己的发丝,轻描淡写的抛出了自己的要求。

「试验品就那只魔王那边的黑猫了吧——我负责如何?」

没有任何回应,Grora站起身笑意更甚,双手支撑在了桌面上微微俯下身子。

「那么,全员OK——?」



Grora笑了,毕竟她和天使长不一样,不觉得左眼那种东西随随便便的就可以恢复的,感觉那个家伙的出发点永远不是自己,Well.她不是圣人,所以出发点是为了自己也没什么奇怪的吧,思绪飘散着,最后还是抽出了笔,写下了所谓的实验日记.

X月X日

那么,明天我就会见到那个家伙了。

啊啊真是让人期待啊,忘掉了一切的那个家伙,面对着她的仇敌,如果被灌输了俯首屈膝的记忆会有什么表现呢,想看她那个时候的表情。仇恨是不可能散去的。

像是发泄一般,又重重的添上了对方的名字

Ater.

昏暗的天空死沉的压着大地,空气中的血腥味还未散去,躁动着的力量漂浮着随时要爆炸一般,夜风将其卷起后狠狠撕碎抛向了整个空间,吹起了Grora的头发,她突然有点疲惫,毫无从战争中结束的实感,紧绷着的神经,笑容也磨平了丢下笔靠着椅背看向了天花板。

「好累。」

不知道怎么的感叹,没有一个人听见。

作为Alela=Grora,或许她也承受得太过于了多了一点,不过也只是一刹那的想法,下一秒就被抛在了脑后,伸了一下懒腰,变得轻松起来。她讨厌思考太麻烦的事情,况且她自认为自己适应能力还是不错的,跟随着时间走也不错?

「明天啊···。」

又一次自言自语起来,Grora歪起头。

「真是期待呢。」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6)

© 简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