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谖

肖像子
微博@Alela-Grora 百度肖像m_mary
海囚/Ib/原创 圈多坑杂
姑且算是个写手,很少发文。
CP相处方式戳萌点都行。
R18洁癖。
以上

「灰色庭园」无题(战争时期天使侧.Etihw中心)



00.



淅淅沥沥雨冲洗着整个世界,灰色的天空这样像是流水一般滑落褪去留下了骇人了漆黑,耳边清脆的碎裂声世界的外壳破裂开——剩下的只是空白而已。在过于虚无的空间中少女埋下了头,无声的泪随着原先的痕迹滑下。



假如让你做出选择,你会怎么做呢?

再来一次吧。







01.



「Etihw大人!」



这样轻轻敲击着自己面前的桌子试图引起自己的注意,在Etihw回过神的一瞬间看见的是以自己为中心围桌坐下的本来已经看不见的几人的脸。Wodahs——也正是刚才声音的主人,像是看见自己总算是回过神了后收敛起了表情将一份报告放在自己的面前,在短暂的沉默后,Etihw没有做出丝毫的动作。



「Etihw大人···?」



这次选择的是疑问的语气,对于眼前的神像是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自己的样子,Wodahs自身也有些茫然。Etihw看着眼前的少年,明显就是在黑白城中的对方,右眼缺完好无损,服饰也······过于眼熟以及真实的记忆,赶紧回过头才发现四周全都是人自己有着糟糕透顶记忆的人。



「喂——我说神啊,你这样明天可上不了战场啊」



带着轻佻的语气,在众人之中显得有些瘦小的少女拥有着与自身外貌不符合的傲气,像是抓住了什么把柄一样对着自己打趣起来,当然结果是除了某个天使过于阴沉的笑声没有人回应,Sherbet笑了起来,在打算和Grora联手好好不怕死的调侃一下他们的神的时候,下一秒就被Rigatona的一记手刀给阻止了。



「想要嘲笑女性可是无礼的行为哦?」

「哈——倒不如说我如果真敢那样死的应该是我吧?」



Ciel面对这样几乎算是在紧张的战场上毫无危机感的日常只是习以为常,也挺好的吧······倒不如说能够活下来已经很好了吧,这里的人甚至忘记了生与死的概念,偌大的空间最后只剩下了仅仅几人。



Etihw有些头疼,微微垂下了脑袋想要让那些勾起回忆之物避免进入眼帘,在随着自己的动作同时从肩部滑落而下的发丝,黑色的长发。瞳孔略缩有一种窒息感,手不可置信的点上了发直到手中传来触感才确定这是现实,啊啊明明自己就是神,但是却还是会陷入那可悲的无尽轮回中吗?



突然站起身引起了眼前吵吵闹闹的人的注意,没有说任何话的离去。







02.



这里的天空看不见月亮,Etihw眯起了眸子望向了被血雾所蒙盖着的天空,坐在某块极其暴露的灰岩上,从战场上传来的腥甜味夹杂着尸体的腐臭味,多么可哀的世界。从背后传来的脚步身,像是要将知道了是谁一样,Etihw勾起了一个笑容。



「你不适合来这种地方呢。」



夜风吹动着金色的长发,Ciel将乱掉的头发整理好后只是垂下了自己平静的眸子,没有直接坐在地上而只是站立在了对方的身后,不得不说、Ciel的声音真的很好听。



「·····你不像Etihw大人。」

「嗯?」

「·····不一样,感觉上而已。」



没有过多的描述,Ciel只是平静的叙诉着自己的想法,如果是以前的自己会怎么样?会做出现在的自己完全不敢相信的事情吧。渐渐转凉的天气,不知道什么原因的自己叹了口气。



「·····我会考虑的。」



轮回——这是已经不能以正常情况考虑的事情了,而本来为神的自己现在也觉得如同被操纵着一样。一般来说轮回会失去记忆的,但是应该也会有例外吧,冷静的放下了情感分析起来,这样不是很好吗?那么就可以和Kcalb重新建立起那个世界了。唇角微微勾起的弧度,像是没有考虑过多的样子有些疲惫的眯起了眼睛,在快要进入睡眠的一瞬间门被打开。



被挠乱了休息的时间,Etihw有些不满的皱了一下眉,Wodahs有些抱歉的愣了一下后随即快步的进入了房间。



「····Etihw大人,Ciel叛变了。」



叛变?Ciel?那个孩子不应该是这样的吧?将快要脱口而出的询问咽下,Etihw突然愣住了,啊啊时间太久了连自己都忘记了,除了Grora和Wodahs外,眼前的他们都是将死之人,Etihw像是突然想起了昨晚Ciel的意见。



「Etihw大人,请求和解吧。」



是呢,那个世界也是在和解之后建立的啊,当时自己的回答是会考虑的,甚至是小孩子都可以看出来的谎话。那么为什么呢?Etihw笑了,颤抖着身体而像是在嘲笑着自己一般——自己就是这样的一个胆小鬼啊。



命运总是这样的让人怀疑,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做才好,不断的交杂着的多重的世界的可能性,在每一秒诞生着每一秒消失着,如果现在和解了的话,那个世界,还真的可以建立吗?Etihw不敢打这个赌,她太过于爱着那个世界,甚至不愿意让它有着丝毫危险的可能性。



——那么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伴去送死吗?



这样在心中的反问,让Etihw自己愣住了。



被流矢射中从少女的胸口贯穿,金色的长发不自然的飘动溅上了血的色彩,Grora无言。叛变?或许只是给自己一个杀掉对方合理的解释罢了,只不过想逃离而已,和那个恶魔····理由足够了。咬了咬牙,该死的自己明明只是负责射击敌人而已,这样看着被自己贯穿的Ciel倒在了对方恶魔的怀中。



沉默,恶魔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的动了动唇,投向自己的视线却没有丝毫的怨恨。像是在Ciel死的那一刻自己也死掉了一般,没有时间了····Grora重新拉好了弓,下一秒却松开了力道。对方将自己身旁随意掉落着的剑捡起,下一秒——



「叛徒,清理完了。」







02.



首先是Ciel,晃着手中的棋子,Etihw将它举起在空中,然后松手任其掉落,努力的回忆着下一个牺牲者是谁,在重新看向了Wodahs送给自己的地图后,拿起了桌面上的一支笔在某个地方画上了圆圈,像是用尽了全部力气的样子无力的靠在了椅背上。



「····这个地方,让Rigatona去」



自己就像是要将无罪的人推上绞刑台的真正的罪人一般,颤抖着的心无法抑制的罪恶感仿佛就要马上呕吐出来一般,不能出丝毫的差错,那是为了自己的世界····必要的牺牲?她爱着那个世界,但是并不代表自己的同伴就是可以轻而易举舍弃的存在,自私的神,自私的自己,不敢打破剧本的懦弱的自己,每一次眨眼、每一次呼吸,不能够有丝毫的差错。



「啊啊~要不是Etihw大人命令的话,我真不想去那种鬼地方」



棕发的少女带着傲慢的姿态没有一丝属下的样子,只是象征性的用上了敬语,仿佛就像是被自己的好友拜托去哪里而无可奈何的样子,抱胸,Rigatona露出了一个笑容看着身前的Etihw,最后还是转身过身子——



迈向死亡。



Etihw张开了口,却将那最后的劝住的压住,一切的感情压在了眼眸之下表面上恢复了平静,她说出了那句已经绝对不可能实现的话语。



「给我赢。」



Rigatona有一瞬间的晃神,最后只是食指微微的点唇咧嘴笑了起来,眯起了眼眸回头看向了对方,完全没有考虑过自己会失败的样子,那样自信满满的话语,这样一点一点的刺入了神的心脏之中。



「如Etihw大人所愿。」



——会实现Etihw大人的愿望的,甚至只是因为自己的任性行为开始的战争,也一直为了自己而杀戮,再一次点了点步子助力,天使张开了洁白的双翼。Etihw只是看着Rigatona远去的背影,颤抖着的手握成了拳。



「····抱歉。」



没有办法挽回事实的道歉,这样无能的自己,只能一幕一幕的按照剧本演下去。



鲜血的飞溅于肌肤之上,残留的温柔也这样被蒸发掉。杀了对方,已经无法停止的嗜血的心在大脑之中叫嚣着,舔舐掉了唇角不知道是自己还是对面的恶魔的鲜血,Rigatona笑了起来,啊啊那双眼睛到底是多么的无神呢?简直不把人放在眼里,Cranber只是机械式的笑着,在一次一次的进攻中没有停止自己的进食,涣散的双瞳中仿佛看见了眼前天使的存在、又仿佛没有。



真是让人讨厌的家伙,虽然不想承认,不过这次也许会输呢?



没有丝毫的思考处于大脑本能的攻击让人捉摸不透,在最后Rigatona只是笑了,停滞在了原地看向了对方勾了勾手指示意对方过来,窜在自己眼前的粉色,被发间巨齿没入的皮肤涌出鲜血覆盖在了对方的头发上。



——也许会输?怎么可能会输。

——就算死了,也得赢。



强忍着剧痛Rigatona握起了拳,力量汇集在了拳间。



「Rigatona至今下落不明。」

「当作死亡处理了吧。」

「嗯。」







03.



烦躁,烦躁烦躁烦躁。



抑制不住浮动着的心像是马上就要爆炸了一般,Etihw她觉得自己或许并不是应该成为神、自己这样的罪人,马上要结束了吧,趴在了桌上用了个小魔法让人造的阳光透过三菱镜折射出了在这战场上格格不入的小小的彩虹。



Wodahs的剧本已经进行完毕,而Grora在今天也绑上了绷带。只剩最后了,Etihw却动摇起来了,神本来应该是拯救而不是毁灭,这样的自己真的可以当一个神吗?这样的自己真的可以去爱那个世界吗?那样的世界、会接受自己这样的存在吗。



在平静的午后,由天使长倾上一杯红茶,阳光打在了刚才从灰色村的那个女孩子送来的苹果派上,香气扑面而来,主色调为黑白相间的城堡在阳光的聚集下融化形成了灰色,双子的猫在门口有些懒散的舔了舔手掌,而没有发现背后勾起一丝微笑的眼罩天使。村子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和平,双马尾的天使一如既往的叫着绿发的少女上学,preserves姐妹每天下午都会传来诱人的烘烤的味道——又是一场愉快的茶会,苹果园中总是有人在忙碌,老师们放下正在批改的作业,在那么一丝空闲中享受着阳光。



偶尔在空闲的时候与Kcalb一起前往海边,平静而无奇的日子。



「Etihw酱真的很温柔呢」



那里的孩子们是这样说着,而Etihw自己却知道,她不过只是在实现自己的愿望罢了,为了自己的私欲,导致了现在的结果,手指轻轻点击了一下悬在空中的三菱镜,在一瞬间失去了重力摔碎在了地上,无论怎么拼凑都无法回到原样。



Etihw认为并不是自己创造那个世界的问题,而是是否能够被那样温柔的世界所接受。



无声无息的出现,Sherbet并不像那种中规中矩的人敲门后进入,只是这样靠在门上看在眼前甚至算得上有些颓废的神,今天就要结束了,眯起了眼,Etihw知道对方正在等自己传达任务,而带着这份任务却将生命献出。



「Sherbet,今天如果你去的话,会死呢」

「诶——?Etihw大人现在开这种玩笑可不好哦?」



有些阴沉的笑着完全没有上战场战斗的样子,在指尖升起了一些冰雾汇聚成了蓝色的珠子然后将其弄碎,这样把玩着自己的魔法Sherbet有意无意的听着Etihw的话。



「因为是神,所以知道一切呢。」



「是吗,我真是怕呢,换个说法···」还是带着开玩笑的语气Sherbet却收敛起了笑容,重新站正看着眼前的对方,压低了音量难得的一副认真的样子「那么Etihw大人是想让我去呢?还是不去呢?」



······



——想要那个世界不受到一点破坏

——想要爱着那个世界

——想要被那个世界爱着



短暂的沉默,Sherbet却像是知道了答案一样又笑了起来,微微拉扯着自己的围巾深深的叹了口气,眯起了冰蓝色的眼眸。



「战争啊,真的是让人兴奋的事情呢······这样不就可以了吗?」



轻笑了起来,这样站起身走出了房间门。



Etihw有些茫然,她认为Sherbet不应该做出这样的选择,至少——如果换做她的话并不会,有些不知所措的站起身追赶出去而在门口遇见的是抱胸带着一如既往笑容而绑着绷带的少女。



「诶——意思是说神你知道我如果去的话就会和那该死的天使长设定重复?啊啊——早知道那样我就不去了···才怪。」



Grora笑了,歪着头叉腰看向了Etihw



「我们并不是因为你去战斗的」

「只不过,是我们自己的选择而已」







05.



被众人所厌恶的自私的神

被众人所爱戴的温柔的神



今天的灰色庭园,依旧阳光明媚。


FIN。


旧货,很喜欢的一篇。


评论
热度(17)

© 简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