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谖

肖像子
微博@Alela-Grora 百度肖像m_mary
海囚/Ib/原创 圈多坑杂
姑且算是个写手,很少发文。
CP相处方式戳萌点都行。
R18洁癖。
以上

「灰色庭园」记忆(Grora XAter)



Ater忘记了自己是谁,或者说她忘记了一切——甚至包括了自己的双子,但是她却清晰的将自己正在逐渐忘掉一切的这件事情给划出了忘记的范围,成为了唯一所记得的事情。她忘记了怎么回去,就仅仅是抱着双膝将头深埋下去,如同弃猫一般。



小小的雨点打在了Ater,伸出舌舔掉了落在脸上滑下的水迹。前额的刘海被打湿却浑然不知一般仅仅是无焦距的注视着前方,下一秒强行的挤入了自己视线的一抹灰色,将一片阴影罩在了自己头上,Ater机械的抬头对上了深灰色的双目——明明打着伞却差不多湿透的少女在对上视线的一瞬间勾起了一个微笑,松手任由伞砸在了Ater的身上,发出了一声轻呼视线被遮住,只听到对方的声音。



「初次见面呢黑猫小姐。」



······



她知道Ater开始渐渐的失去记忆了,这大概是因为被创造出来的缘故的副作用吧,原本不多的话开始又一次变少,直到开始用单音节词汇回答一些问题,自己却仿佛完全没有察觉到一般,还是与Arbus在草地里慵懒的晒着太阳,消磨着时间。毕竟,就算失去记忆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也没有任何的影响。



只有一个人除外。



「所以说——为什么Grora要追着我了!!!」



那是某一次追逐中的对话,跑在前方的少女突然停住了脚步以脚尖为中心转身差点和没有反应过来的对方撞了个满怀,Grora稍微有些差异,愣了一下,用着你在开玩笑吗一般的眼神看过去结果从赤色的眼瞳中读出的东西仅仅是茫然,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样的对方有些厌烦,Grora还是叹口气点了点自己的眼罩。



「你还我左眼了!!!!」



在突然想起以后又一次的开始追逐,仿佛先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然而这样的对话一次又一次的重复下去,几乎成为了两个人的游戏中一道程序了一般,毫无征兆的转身,眼中仿佛失去焦距的少女开口询问,从一开始的无奈到后面的烦躁,但是还是没有办法改变,对方没到第二天,都会忘记这样一件事情。



「为什么呢?」「都说了你还我左眼了!」

「·····为什么Grora要追Ater呢?」「你挖了我左眼来着。」

「····为——」



厌烦了,烦躁了,明明是罪魁祸首装什么无辜啊。那是几乎快失去理智的崩溃,却不得一次又一次的给对方解释,在某一天的追逐中Ater再一次停下脚步,还未开口就被眼前的人按着肩膀压倒在了地上。



「呜啊痛痛痛···Grora····?」

「都说了!!!!!你这家伙是故意的吗!!!???其实你自己记得很清楚的吧,挖了我左眼的事情。」

「诶······?」



这次就算连自己说出对方也只剩下了茫然,Grora突然有种脱力感,颤抖着张了张唇最后还是稍微闭上眼睛站起了身,Ater眨了眨眼睛像是完全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一般看着眼前的少女似哭似笑的表情。



「Grora······?」

「········逃···不是,没事了你走吧Ater。」



放弃了使用逃这个字词,是因为自己已经不打算追上去了吗?不被记住的事情是可以当作不存在的,所以为了让自己不忘自己对那家伙的复仇以及为了那家伙不要忘记害怕自己,所以Grora一直没有恢复左眼,然而就连故事中的另一个角色都已经消失了,那么也不成立了吧。既然她忘记了挖掉自己左眼的事情,那么挖掉左眼这件事情还存在吗。



——啊啊总算不需要和天使长那家伙撞设定了呢。



Grora笑了,在心里开了一个不怎么样的玩笑,将左眼上的眼罩扯下抛向了空中。



没有了Grora追逐Ater变得更加轻松起来,有些时候完全就会忘记她是一个恶魔而觉得只是一只普通的黑猫罢了吧。两个人再也没有什么交流,或许就一直会那样持续下去吧,直到某一天某个贪玩的孩子忘记了回家的为止。



听见了熟悉的声音——那应该是Ater在某个地方听到了无数次的音色,将伞拿起站起了身,这种时候应该说感谢吧?对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少女,原本可以说出口的话语却哽咽在了喉中,无意识的抬起了手臂在对方稍微一愣的同时点上了对方的左眼,Ater听着自己欢快的声音响起。



「很漂亮呢。」



自己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Ater知道这并不是普通的赞美,然而却更接近一种无意识的行为,Grora身体稍微僵了僵,下一秒便打开了自己的手,转过身子将双手背在脑袋后自己暴露在了雨中。



「····你还真是没变的让人讨厌——难道还想再挖一次我的左眼吗?····算了。」



轻笑了一声,回过头的同时对着身后的少女伸出了手,Grora嘴角微微勾起一个笑容。



「该回去了,Ater」





——总觉得做了一个很让人悲伤的梦,在第二天的睁开眼的Ater脑海中是构成的这样的想法,不过却完全不记得了,包括自己是谁,这里是哪里,不过因为知道自己在忘记事情的缘故,Ater并没有十分惊讶,只是转头看向了窗外,双马尾的天使打理着花坛。



「谁······?」



总觉得,忘掉了让人不甘心的东西呢。





Fin。


翻旧货。


评论
热度(2)

© 简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