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谖

肖像子
微博@Alela-Grora 百度肖像m_mary
海囚/Ib/原创 圈多坑杂
姑且算是个写手,很少发文。
CP相处方式戳萌点都行。
R18洁癖。
以上

「灰色庭园」银河铁道之夜(Grora X Arer)

<<睡前童话,温馨治愈。

<<本文多neta为银河铁道之夜。


  她踏上了那辆列车,然后再稀疏的人群中找到了少女的身影。

  「呀Grora!」

  Ater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叫住对方,明明平时看见总会躲开的。或许是因为自己是个笨蛋在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看见熟悉的人很开心吧。倒不如说,她甚至连她为什么会踏上这辆列车的道理都不明确。不过就像是和Arbus决定的一样,只要走下去就可以了。

  这或许是黑猫小姐永远不知疲倦的原因吧。将自己放在时间的长河中,随着流走,不会因为错过的景色后悔而向回逆流而上,也不会在这漫长的旅途中与自己速度不一的人结伴同行。因为跟不上,所以就丢掉了。这样简单的道理。

  灰发的少女似乎也很疑惑对方为什么叫住了自己,睁大了眼睛将自己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一番,确定了喊出自己名字的人确实是某只蠢猫后立刻收起了惊讶的表情,叉腰,另一只手自然垂落,Grora稍微歪了歪头笑起来。

  「哟Ater,你知道宠物什么的可是最好不要带上列车吗」

  「人家才不是宠物呢!!!」

  这样抱怨了,顺其自然的坐在了少女身旁的座位上,Grora对于对方这种一边得罪人一边吃人甜头的性格只是一个死鱼眼甩过去,然后往外部挪了挪给对方让出更多的位置。窗外的风景开始挪动,森林从黎明过渡到黄昏最后从悬崖的一段脱离了轨道冲出却保持了前进。

   Ater整个人贴在了玻璃上,张大了双眼看着窗外的景物变化。Grora笑着用手肘抵了抵对方,说这个世界的景物你不是一直看着的吗?而对方鼓起腮抱怨了少女的无趣,随后又转头看向了窗外,已经开始蜕变成星空的夜晚,而在星星点点的明亮中,可以看见不远处有着一条聚集着长条,仿佛在流动一般。

  「是银河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Grora站起了身凑到了窗边,视线在对方上方的位置,似乎因为那双碍事的猫耳阻碍了视野的原因毫不犹豫的这样双手给对方按下去。唔喵的轻呼了一声的Ater自然是只有乖乖的耷拉着耳朵,听着身后了少女轻笑了一声,有些不满的撇了撇嘴,重复了一下对方话语的关键字。

  「银河?」

  「嗯能吃哦,要我把你丢下去吗。」

  「诶可以吃吗!!」

  「····算了白痴。」

  不要对笨蛋开玩笑,因为无论你怎么说对方总会一脸兴奋的相信,Grora深信刚才自己的一句玩笑话完全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Ater的注意力完全从窗外的风景转移到了银河好吃吗的问题上了,也不管Grora的态度多么不赖烦的缠着问东问西的。在心里直呼好想死的Grora,在意识到自己的这个想法后突然笑了出来。

  「噗·····」

  「诶···?Grora····?」

  「嘛···Ater你是想吃东西了吗,那么惦记银河。」

  随意的糊弄了过去,Grora挑了挑眉,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手中的两个苹果,散发着淡淡的果香,或许交给Dialo来料理是再好不过了,看着Ater没有反应,Grora随意的将苹果抛出一条弧线,最后准确无误的落在了身旁对方的手中。自己则是一手托起腮看着窗外,一边毫不犹豫的嚼起了苹果。

  「我说Ater你知道吗。」

  「唔喵·····?」

  捧着手中的苹果,Ater抖了抖耳朵歪了歪头。对方注视着自己这边的方向,与自己在说话,但是却仅仅是注意着窗外而已。

  「真正的幸福是什么啊?」

  「唔···和Arbus吃小鱼干,晒太阳,不被Grora揍···」

  「好了打住打住····。」

  掰着手指头数了起来,对于这样的Ater,Grora有点好笑,眼中含着一丝笑意与被打败了的神色摆了摆手,像是在重新打量这个家伙一般,最后像是感叹一般轻声叹口气。

  「你这家伙真的是,毫无罪恶感的幸福着呢。」

  「诶····?」

  像是想到了什么,Grora勾了勾嘴角。

  「就算面对着被害者的我也是毫无罪恶感呢。」

  「呜啊啊啊不是说过抱歉了吗??」

  「嘛——」

  对对方的反应十分的满意,耸了耸肩。Grora结束了玩笑继续起了自己的话题。

  「你知道天蝎座的传说吗?从前的蝎子被一只饥饿的黄鼠狼追着,然后落尽了深井之中」

  「蝎子知道自己快要死了,但是它突然后悔了起来。」

  「啊,如果当时自己选择让对方吃掉的话,自己也是死亡,但是可以延长对方一点寿命啊」

  「于是它祈祷着,自己曾经捕杀过多少的生命,于是自己的寿命快到时,就请献出点什么吧。」

  「然后它燃烧了起来,全部,燃烧了起来,成为了天蝎座照亮了星空的一部分呢。」

  「它觉得很幸福呢。」

  眯起眼,Grora看着窗外,将最后一块苹果咽下后扔掉了苹果核。

  「烧起来····一定很疼呢。」

  「······你啊关注的重点真是不一样呢。」

  抽了抽嘴角,少女凑过去毫不在乎的弹了一下Ater的额头。

  「那可是她自愿的呢。」

  短暂的缄默,突然列车轻微的晃动代表着现在已经进站了,Grora像是在思考什么一样,侧耳倾听了半响,最后将视线转回了对方手上的苹果上,一如既往的勾起了一个笑容。

  「苹果可是给予自我牺牲的人奖励的呢。」

  「诶?」

  白发的少女还未反应过来,突然俯下身子的对方轻而易举的从自己这里夺去了苹果,像是炫耀一般的笑起来,向上一抛后又一次接住,Grora弯了弯眸子,转身。Ater突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同时起身追赶起了对方的步伐——啊啊,简直就和自己与对方的日常相反呢。

  列车中的人不多,但是却总是让两个人保持着一段不长不短的距离,在最后对方站在了车厢出口前,重新转过了身子,从未改变过的笑容。

  「喂Ater你说你觉得这里风景怎么样?」

  「嗯啊···很··很漂亮呢。」

  「是吗——那么,既然你都觉得漂亮了,这个地方就更该由我呆着了吧。我可不打算让给你呢。」

  「诶····但是Grora不是在这里下车啊····。」

  「·····谁知道呢。」

  毫不在意的姿态,到最后都是那样的随性。又转回身向外走去,伸出了手象征性的挥了挥,却没有回头。无法意识到发生了什么,Ater仅仅是觉得头疼,张了张口却没有发出声,在最后追出去的瞬间闭合的车门。少女头抵在了门上,看着外面的风景从对方的笑容缓缓的移动了。

  Grora不认为自己有负罪感,但是她不可否认,她绝对算不上什么好人。毕竟虽然身为天使应该是所谓的纯洁,但是那些所作所为自己真的是无法将它称为正义。——感觉理所当然接受了的自己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呢,但是小小的骄傲仍然让她认为恶魔不过是一群渣滓而已,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错误。

  所以她很讨厌Ater这一点,假如自己将自己的所作所为正当化,而对方就完全的暴露出来了吧,相似又相反,而对方恰好是个恶魔,再而甚的挖去了自己的左眼。怨恨这个家伙是理所当然的吧?这次可不是自己找什么理由了。但是对方却是毫无罪恶观念的,仅仅像个初生的小孩一般。

  那家伙真的会很幸福吧。

  Grora不止一次这样想着,既然连罪是什么都无法确定,又怎么给对方判断罪状呢。正如天蝎的故事一样,既然自己和对方同样要结束的话,轻而易举就可以满足的幸福的家伙一定要比单纯的活着就好的自己受神的宠爱吧。

  丢下过去的伙伴而活下来的事情,自己经历得太多了。

  ——或许为了某人牺牲的话,自己也能幸福一点?

  况且,自己还需要那家伙对自己内疚一生呢。

  在黑白城中Ater睁开了双眼,破晓的清晨,崭新的一天却再也没有那个天使的出现。

  「和Arbus吃小鱼干,晒太阳,不被Grora揍····」

  都实现了呢,自己现在是幸福的吗?


  嗯,是幸福的呢。


  黑猫小姐从来不会因为过去的风景而后悔,也不会停下等待与自己不同速度的伙伴。

  她知道,那个天使正在赶来,仅仅是这次追逐游戏的距离长了一点,总有一天会在自己的身后出现,拍了拍自己肩膀,笑起来。


  「哟,Ater。」


Fin。


后言:

好的这又是篇大脑洞我总算产出来了,Grora的话我一直认为她不会放下过去的人的,但是也不会内疚,而想要去寻死什么的,她明白自己做的错事,但是毫无内疚感,只是知道那是错事而已,没有内疚感,但是接受惩罚什么的也不会觉得多么的不应该。

但是Ater不一样,Ater单纯的狂气,在她的理解中,那并不是错事,她可能因为喜欢而挖去一个人的眼睛,而也可能因为喜欢变成猫咪蜷缩在人的膝上,这在她心目中是等概念事情,所以Grora给对方标榜的是无罪——当然,做错了事情,但是无罪【虽然并不影响自己讨厌和欺负她

银河铁道之夜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了解过,嘛还是说一下吧,上车的人都是死掉的人,而那本书也极其强调自我牺牲与幸福的概念,下车的话,就再也回不到原来的地方了。这里并没有怎么设定Grora与Ater到底经历了什么,不过,两个人的话,必须有一个下车吧,这样说吧,委婉点【笑。

所以Grora选择了让对方继续了旅程,而自己下车了——所以说在自己想到好想死的时候才会笑起来,啊什么啊待会儿我不就是要去送死吗,这样的感觉。

自己幸福了,也维持了对方的幸福吧。

Grora就是这样的人——我说,我做的事情又没有影响你的生活,那么我怎么样都OK吧?这样程度的随心所欲

自己方式的温柔,那家伙只有我能够断送,那家伙还得用一生来对不起自己呢。

童话真的很适合这两个人,轻松,但是却不一定愉快。

迟到的情人节贺文

那么,晚安。


评论
热度(1)

© 简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