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谖

肖像子
微博@Alela-Grora 百度肖像m_mary
海囚/Ib/原创 圈多坑杂
姑且算是个写手,很少发文。
CP相处方式戳萌点都行。
R18洁癖。
以上

「灰色庭园」求神怜悯(Grora x Ater)

  残缺了一角的教堂,从侧倒下的石柱还残存着有些烧痕,骑士平静的踏入其中打破了本有的宁静,足音在空间回响然后扩散在了透明蓝色的天空之中,经过彩色玻璃折射而染上颜色的阳光经过了骑士佩戴着的徽章,镀上了一层淡暖色。

   于十字架下,年少的骑士这样单膝跪下处于这个国家最大的教会之中——曾这个国家最伟大的教会之中。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吟游诗人轻抚竖琴的声音,风将声音带过来吹过了Grora的耳际,她自幼就被誉为了神最宠信的孩子,被牢牢捆绑着的名为忠诚的盔甲,在胸口默默的划下了十字架的形状最后彻底跪下作出了祈祷的姿势。

   「愿神怜悯」

   并不是没有其他的教会,或许是Grora自己对于过去的一些执念吧,让她每一次的祷告都是在这里进行的,十字架摇晃着光影,墙上爬满了藤萝蔓刻下了时间的痕迹,将过去的辉煌与现在的苍凉彻底断绝,从远方广场上响起的钟激起了记忆的涟漪,Grora在试想,假如那个时候她没有将Ater亲手推上刑架,那么结局又会怎么样?

    努力捍卫着自己坚定着的所谓的正义,Grora咬了咬牙似乎想要抱怨什么一样垂下了眼帘,而下一秒就又如往常一样的笑起来,双手轻轻的拍在一起代表着一切的结束,轻描淡写的和眼前将死之人开起了玩笑。

  「或许你现在求我的话,我可以直接杀了你让你痛快点。」

   「诶······才不想要被Grora杀呢。」

   白发的恶魔微微向角落缩了缩,试图拉开两个人的距离。Grora耸了耸肩,像是也没期望对方像是其他正常的犯人一样涕泗横流的跪下求饶——啊不过打心底说她自己倒是挺想看的,抱胸靠在一边,从那微小的甚至不能算是窗子的缝隙中判断着现在的时间,Grora眯起眼睛。

   「是吗真是可惜,嘛我会亲自送你上绞刑架的,就心怀感激点吧。」

   脚镣相互撞击显示着少女缓慢的步伐,从地牢中向上而投射下来的阳光让许久呆在牢中的Ater不由自主的眯起眼睛,一旁的Grora轻笑了一下,开玩笑说着猫的眼瞳在黑暗中会放大而阳光下恢复,看上去是真的啊这样的话,毫不掩饰的上扬嘴角,带着一丝挑衅的意味。Ater并没有什么反应,仅仅是向着结束的方向过去而已。


   看热闹的人不能算是少,很多人都很在这样一个战乱的年代找到一个罪恶成为自己发泄怒火的突破口,而恶魔正是最好的选择,擦过了小腿的石子让Ater不由自主的跌了一下而下一秒就反应过来是某个孩子或者谁的恶作剧罢了,驱逐着恶魔,而愤怒的人群甚至失去理智的喊声,从地上被拾起的石子在空中呈现出抛弧线然后打在了Ater的身上,低着头,少女依旧向前走着。

   「你们这群家伙也够了。」

    轻微的咂舌突然窜上前拦住了Ater前进的道路,石子与剑撞击的声音响起而并不算是大声,却让全场突然恢复了寂静中,Grora平静的将挥起的剑放在的肩甲的地方轻轻敲击了两下歪了歪头眯起眼睛环视一下四周。

   「我不认为对这家伙做这种事情是你们的责任吧?」

   这个城市最受爱戴的骑士而现在包庇一个恶魔,真的是前所未闻。Grora并不在意这会不会影响自己的声誉,将剑重新收回耸了耸肩。继续带着Ater向前走去,后面的一路是无言,甚至连一开始喧闹的人群也因为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变得安静起来,庄重得不想是对一个犯人进行处刑一样,踏上了高出人群的绞刑架,Grora稍微扫开了披风这样单膝跪下。

   「给你祝福,这位女士。」

   牵起了对方还链着手铐的手,异于常人的白皙皮肤而稍微有些冰冷的体温,Ater稍微抖了一下却仅仅是任由眼前这个人映入自己玛瑙红的视网膜之上,夕阳的余晖慢慢的下降,将一切光芒撒给了眼前的人,少女闭着双眼轻轻颤抖了一下,最后睁开。

   「愿上帝怜悯你,让这恶魔早日离开你的身躯,让这残留的污秽化身为灰烬。」

   缓缓站起了身,出鞘的剑在光线下闪着冷光,对准了眼前的恶魔,Grora的视线或许是因为黄昏的缘故并不能看得很明朗,有些悲伤,而又变得坚决,另一只空着的手挽起了Ater一股头发,而同时身子微微向前,错过了所有人的视线,Grora轻叹了起来。

   「Ater······」

   同时从自己耳边传来的剑划过的声音连接着身体,飘落下来的白色发丝轻旋着落在了地上,一瞬间,人群中爆发出了剧烈的欢呼声。很可笑吧,当时的人们总认为如果恶魔是一个女人的话,那么力量就源于她的头发之中,Grora握紧了手中对方的发丝,像是想要笑一般,最后还是愣了愣,恢复了无表情。

   「Grora再见了喵」

   被群众的喧嚣所掩盖住的,Ater抖了抖耳朵,弯起了眸子。

   「嗯,再见吧。」

   中断的回忆让自己意识到自己还身处在那个破旧的教堂之中,摇了摇脑袋让那个恶魔的身影从自己脑中褪去,站起了身子对沉浸在过去的自己感到有些好笑。

   「啊啊······如果这种的东西啊,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吧。」

   覆上了左眼的疤痕,Grora有些自嘲的勾起嘴角。

   「既然你留下了一个陪我一辈子的痕迹不想让我忘记,那我」

   「——也就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忘记你吧。」

 

 

Fin。

 

评论
热度(3)

© 简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