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谖

肖像子
微博@Alela-Grora 百度肖像m_mary
海囚/Ib/原创 圈多坑杂
姑且算是个写手,很少发文。
CP相处方式戳萌点都行。
R18洁癖。
以上

「灰色庭园」花吐症(Grora X Ater)【SDG社】

    你知道花吐症这样的症状吗?仅仅是因为恋爱——甚至是单恋这种小事,就会莫名其妙染上的症状,因为思念而从口中吐出花朵。Grora对此一开始只是嗤笑罢了,她并不是什么放下感情到达献身于世界的崇高人物,但是也认为单恋是最愚蠢的行为了。她这样想着,Grora从来没有动摇过自己的信念,就算是接受了事实,也依旧保持着自己的看法,看吧,她就是这样一个人,只要自己愿意的话,可以轻而易举的将否定的词汇从自己的字典里删除的人。

——天使是天使,恶魔就是恶魔

——朋友是朋友,敌人就是敌人

    不过在这样一个世界里,恶魔和敌人什么的,概念已经模糊了。Grora并不讨厌现在的生活,但是偶尔也会这样在心里确定一下自己所坚定的事物是否还被坚持着。在被流泻下的阳光拉长的影子平面与这个世界的衔接处,少女脚尖轻轻的点着地为自己中轻哼着的歌曲打着拍子,在快要汇成调子的末尾几个音符处突然塞住,就像被什么堵住了嗓子,Grora皱了皱眉头微微俯身轻咳了起来。

    口中传来的异物感而下一秒就飘落出一朵白色的花,哦是什么花呢——这是Grora的第一反应,她自己都有点失笑,或许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个遗言说冷笑话的人估计就是自己了,然而还未勾起唇角的那摸弧度就立刻被剧烈的咳嗽打断,很痛,说实在的,感觉像是肺部被强行挤压了一般。在微微缓过来后,Grora有点无力的盯着地下自己刚刚口中吐出的几朵白色的花。

    我说,开玩笑的吧?

    然而事实就摆在眼前,好吧看上去她又不得不再一次接受自己那不愿承认的现实了呢,问题是现在该怎么办呢?解决办法是什么来着?两情相悦?说起来,自己喜欢的人是谁来着?有Grora的左眼这个人吗?想着有的没的,低下身子Grora拾起了一朵花,柔软的花瓣是纯白的,在手中的感觉代表了它的的确确的是一朵花。微微挑眉,Grora握起了拳头将花朵捏碎。

    「啊啊真是恶心。」

    好的,我们再来整理一下故事。她,Alela=Grora,现在喜欢上了一个自己都不知道是谁的人,然后患上了莫名其妙的病必须要两情相悦才能够治好。一开始黑白城里的人知道了都笑起来,甚至连天使长的吐槽都多了几句,而我们的神大人自然是开始拿自己小小的弓箭手开始打趣。

    「那么Grora你打算怎么办呢?」

    「谁知道啊···随便抓个人告白?」

    事实证明她的确是那样做了,上到Yosafire下到Wodahs,从一开始的有些扭扭捏捏到了最后直接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这样的程度,但是每一次告完白后仿佛为了嘲笑自己一般刻意的又冒出来的花朵,完全没有变化,这让Grora有些头疼——不,不能说是没有变化,看着开始带上淡淡的血红色的白色花朵,Grora在思考自己会不会真的断送在这种莫名其妙的病上。

    「Grora没事吗喵?」

    「嗯有事来,把手伸出来我吐几朵花在你手上然后你被传染了就可以一起有事了」

    Grora像是平时一样恶劣态度对着Ater,然后打开了对方因为有点担心而伸过来的手,算了吧如果真的被传染上了这个黑白城估计就得完了,而Ater显然也是被自己的这番话唬住了,有点犹豫自己应该把手收回去还是继续伸过来的停在了半空中,这让Grora有点好笑。Ater似乎一直很在意Grora的病来着,而到处的寻找着人然后带到Grora面前让Grora向对方告白,这种笨蛋的方法总是让Grora有点头疼——而且有点开心?

    她和Ater的恩怨可以算得上是跨越了几百年了,Grora想,就算自己现在和对方再这么过着所谓的愉快日常但是自己是永远不可能爱上敌人的吧,对——Ater是敌人,是挖掉自己左眼的人,前面说过吧,Grora是永远不会改变自己看法的人的,所以一开始的告白行列也划掉了对方的存在。

    就算是身体多么的不适,这个世界的天空依旧是明朗的,漂亮得让人怀疑自己现在经历的一切是否是一场梦,而醒来依旧面对的是战场,尸体,以及隐隐作痛的左眼。现在不会感觉到痛,也是因为这日常把人的感官都麻醉了使其沉醉在了其中吧,真是可怕——没有理由的感叹,这种日常本来不应该改变的,自己依旧是相信着自己的信念,追着Ater,捉弄着天使长,Grora隐隐约约察觉到自己真的就要和自己曾经的战友见面了,啊也挺好,那样可以和他们见面在这个世界的天空下,而不是那个世界。

    她的态度太过于平静了,这让Ater都有些不适应,手在Grora的眼前晃了两下,还未试探的问出一句对方的名字就被抓住了,少女深灰色的眼眸中带着一如既往的笑意,仿佛一开始的沉默都仅仅是为了抓住自己的圈套一样,条件反射的Ater想要逃离,刚开口要说求饶之词就被打断了。

    「Grora我——」

    「我喜欢你。」

    没有任何反应,沉默着的两个人稍微有点尴尬,Grora推开了Ater的手有些无奈的叹口气打破了沉默,从嘴角飘落下来的花瓣又落在了地上。

    「啊啊,果然不行。」

    「诶···?只、只是实验能不能治好吗?」

    「当然咯。不过我想也不可能呢」

    「诶嘿嘿嘿······是呢,Grora怎么可能喜欢Ater呢。」

    白发的少女嘿嘿的傻笑了两声,像是在责怪有那么一瞬间信以为真的自己就和Kcalb说的一样是个笨蛋,她也认为Grora绝对不会喜欢自己,是呢,Grora是最讨厌Ater的了,Grora在一瞬间眼神变得有些寂寞,而下一秒也就这样符合了起来。

    「啊啊是呢怎么可能嘛。」

    Grora最后还是死掉了。而那原本打趣的玩笑话至今也再也笑不起来了,这个世界并不可能因为一个人而悲伤,双子的猫咪乱窜着,天使长负责着黑白城的两个不负责任的管理人,灰色村今天也是十分的和平,只不过在Ater找睡午觉的地方多了一个罢了。蜷缩着靠在了墓碑旁,稍微的摆动了一下尾巴——现在总算可以再接近对方的时候不用担心被揍了呢,但是多多少少的有点不习惯啊。垂下了猩红色的眸子。

    「所以,Grora喜欢的人是谁呢?」

Fin。

 *好的这里是官方解释,在这里的挖眼组是双向单恋,Grora认为自己不可能喜欢对方而否定了潜意识中喜欢的感情,Ater认为对方不可能喜欢自己而也否定了喜欢的存在,这自然不能算是两情相悦,所以自然花吐症也没有被治好,而就算说出了告白,最后也被认为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呢, Ater帮Grora找对方喜欢的人的行为,Grora一开始就没打算向对方告白, 双方都没有察觉到的感情的存在而且强烈的否定了不可能,也算是这对的一个虐点了吧····说着讨厌,不喜欢,自己和对方都这样认为了,什么时候才能察觉到自己的心意呢。但是呢,或许这样说出心意——哪怕是自己和对方都认为是玩笑的话语,也算是挺好的了吧。

评论
热度(22)
  1. 简谖简谖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DG
    一月任务-单恋/花吐症

© 简谖 | Powered by LOFTER